当前位置:妙音网首页大藏经阅读毘昙部二
回目录上一页下一页

大种蕴第五中大造纳息第一之一

大种所造处。几有见。几无见。如是等章及解
章义。既领会已。应广分别。问何故作此论。
答为欲分别契经义故。如契经说。诸所有
色皆是四大种。及四大种所造。虽作是说
而未广辩。大种所造处。几有见。几无见。乃
至广说。经是此论所依根本。彼未说者今应
说之。故作斯论。有说。为止余师所说。谓
此部内有二论师。一者觉天。二者法救。觉天
所说色唯大种。心所即心。彼作是说。造色
即是大种差别。心所即是心之差别。彼何故
作是说。依契经故。如契经说。眼肉团中。若
内各别坚性坚类。近有执受名内地界。乃至
各别动性动类。近有执受名内风界。彼依此
经故说造色即是大种。又契经说云何等持。
谓善心一境性。由此故说心所即心问彼复
云何立界处蕴耶。答彼作是说诸四大种。
有是能见。有是所见。乃至有是能触。有是
所触。诸能见者立为眼界。诸所见者立为色
界。乃至诸能触者立为身界。诸所触者立为
触界。心中有依眼根。乃至有依意根。依眼
根者立眼识界。乃至依意根者立意识界。
即六识身无间已灭立为意界。即心差别有
名为受。有名为想。有名为思。并三无为立
为法界。如界处亦尔。蕴者。诸四大种立为
色蕴。诸心差别有名为受。有名为想。有名
为思有名为识。立为四蕴。问彼云何通契
经所说。诸所有色皆是四大种。及四大种所
造。答彼作是说。非所造声离四大种别有
所因即于大种立所造声。云何知然。如契
经说。苾刍当知。触由二缘。所谓眼色乃至
意法。有六触处是先所为是先所造。我说即
是故业。应知无闻异生由此所触受乐受
苦。由此所造或此随一。非离前六触处别
有第七触处而可于中立所造声。即于前
六说为所造。前经亦然。非离大种别有所
造。即于大种立所造声。于我非难阿毘达
磨诸论师言。彼所引经别有密意。不可引
证前所引经。彼经前说六触处者。谓密意说
未明了位。后言由此所造或此随一者。谓密
意说已明了位。如未明了位已明了位。如是
无分别位有分别位。未可显位已可显位。未
可说位已可说位。应知亦尔。又六触处者说
中有位。由此所造等者说本有位。尊者妙
音说曰。彼经前说六触处者。谓密意说根无
缺位。后说由此所造等者谓密意说根有缺
位。胁尊者言。有六触处者密意说欲界。由
此所造者。密意说色界。或此随一者。密意
说无色界。经义如是。云何可证前经所说
所造色言。又所造言若无异者。余经所说。复
云何通如契经说。尊者圆满告尊者庆喜言
具寿当知。所有我执谁之所造。是色所造。是
受想行识所造我执即是萨迦耶见。若所造
言无别义者。岂可身见即是色等。然离色
等别有我执。故知经说所造色者非即大
种。问若离大种别有造色。如何会释彼所
引经。于眼肉团中有地界等。答彼经说眼
根所依大种不说眼体。又彼经说世所共
知肉团名眼。非说眼根。世于肉团眼想转
故。尊者妙音亦作是说。世于大种立眼根
名。以是眼根所依止故。有余师说。彼所引
经于义无妨。彼经但说眼肉团中有地等
界。不言地等即是眼根。于义何妨。尊者法
救说。离大种别有造色。说心所法非即是
心。然说色中二非实有。谓所造触及法处
色。立蕴处界如对法宗。彼亦不然。诸所造
触如余造色应别有故。若无法处所摄色
者无表戒等不应有故。欲止如是二师所
说故作斯论。有说。为止外道所说。谓外道
说大种有五。即前四及虚空。今但说四明
虚空非大种。问何故虚空不立大种。尊者
世友作是释言。以虚空无大种相故。谓有
增有减是大种相。无增无减是虚空相。有
损有益。是大种相。无损无益是虚空相有
兴有衰是大种相。无兴无衰是虚空相。是
故虚空不立大种。尊者妙音作如是释。虚
空大种其相各异。谓有情身中所有大种。多
是先业异熟所生。虚空体无异熟生义。由
此虚空不立大种。大德说曰。虚空虽大而
体非种。不能生故。余有为法虽能为种而
体非大。相不遍故。由此虚空不立大种。为
止如是外道所执及显自宗故作斯论。有
余师说。非但为止他执显自宗故而作此
论。但于法相相应义中应显所明故作斯
论。问何故此中先辨大造。答彼作论者意
欲尔故。谓本论师随自意欲不违法相先
辨大造。有说。有情观此二种为入佛法
真甘露门。一不净观。二持息念。不净观观造
色。持息念观大种。有说。若观大种造色渐
次能证佛独觉声闻三种菩提。谓若以上智
观察彼者。起上品身念住。从此次起上品
受念住。次心。次法。次起杂缘。次煖顶忍世
第一法。次起见道。乃至起无学道。皆以上
品。尔时名为上品善士。证得无上正等菩
提。若以中智观察彼者。起中品身念住。广
说乃至起无学道皆以中品。尔时名为中
品善士。证得中品独觉菩提。若以下智观
察彼者。起下品身念住。广说乃至起无学
道。皆以下品。尔时名为下品善士。证得下
品声闻菩提。有说。若观大种造色。便能降
伏一切憍逸。谓诸有情以色族姓财宝自在
眷属等故生诸憍逸。若未观察大种等时。
随一现前势力强盛。若观察已便能降伏。所
以者何如轮王身所有大造。狗等所有大造
亦然。由观此故便舍憍逸。以如是等所
说因缘。故此蕴中先辨大造
契经中说诸所有色。皆是四大种及四大种
所造。诸所有言。总有二种。一有余义。二无
余义有余义者。如世间说诸所有食我尽
欲噉。此但欲噉随得少分。无余义者。如世
间说诸所有法我尽欲知。此总欲知一切
法相。此中所说诸所有言。总显一切色法皆
尽。谓所有色。总有二种。一四大种。二所造
色。除此更无第三色体。问何故大种唯四。
胁尊者曰。此不应责。所以者何。若增若减
俱亦生疑。不以疑故便违法相。但随圣教
唯说四种。有余师言。若减四者功用便阙。
若过四者则亦无用。如方牀座唯有四足。
问何故名大种。答大而是种。故名大种。如
言大地。如言大王。义别体同。应持业释。
问云何大义。云何种义。答能减能增能损能
益体有起尽。是为种义体相形量遍诸方
域成大事业。是为大义。问此四云何成大
事业。答与大积聚造色为依。令坏令成是
大事业。由此唯四不减不增。谓减不能成
大事业增于事业复为无用。问余法何缘
不名大种。答余无如是大种相故。谓无为
法大而非种。其余有为种而非大故。唯此四
得名大种
问造是何义。为是因义是缘义耶。设尔何失。
俱见其过。若是因义。此四大种于所造色
五因皆无。如何可言能造诸色。若是缘义
诸所造色各除自体。余一切法无不皆是此
增上缘。如何但言大种所造。答应作是说
造是因义。问此于造色五因皆无。如何因义。
答虽同类等五因皆无。而别有余五种因义。
谓生因依因立因持因养因。由此能造。有余
师言。造是缘义。问诸所造色各除自体余法
皆是此增上缘。如何但言大种所造。答增上
缘义。有亲有疏。有近有远。有合不合。有
在此生。有在余生。诸亲近合在此生者说
名为因。疏远不合在余生者说名为缘。由
此义故说诸大种与所造色为因增上。亦
不违理
问地水火风何相何业。答坚是地相。持是地
业。湿是水相。摄是水业。煖是火相。熟是火业。
动是风相。长是风业。问地是坚相亦是色相。
广说乃至。风是动相亦是色相。如何一法有
二相耶。答有亦无失。由此理趣于一法中。
可得施设有多相故。如一有漏法。即有
如病如痈等。广说乃至。百四十句诸过患相
而无有失。此亦如是。有余师言。相有二
种。一自相。二共相。坚湿煖动相是自相。色相
是共相。如是二相互不相违。于一法立亦
无有过
问此四大种于一切时不相离耶。答如是。
云何知然。如入胎经说。佛告庆喜。初羯逻
蓝。若有地界无水界者。便应干散。今不
散者水所摄故。若有水界无地界者。便应
流治。今不流者地所持故。若有地水无
火界者。便应臭烂。今不烂者火所熟故若
有三界。无风界者应不增长。今增长者
风所动故。问余经所说当云何通。地界扰
乱。或令至死或令有情受次死苦。乃至风
界亦复如是。答此说大种随一增时能为扰
乱。非谓四种有时相离
问此四大种品类有几。答品类有四。谓异熟
生长养。等流。变化。有余师说。品类有三。谓
异熟生。长养。等流。其变化者长养所摄。复有
说者。品类有二。谓异熟生。及长养。变化大
种入长养中。等流摄入异熟长养。评曰。于
前三说中说为善。有四大种非二摄故
问一四大种为但造一造色极微。为能造
多。若但造一。如何不成因四果一。因多果
少理不应然。若能造多。则一四大种所造
色有多极微。云何展转非俱有因。对法者
说。有对造色展转相望无俱有因。许则便违
对法宗义。答应作是说。一四大种但能造
一造色极微。问如何不成因四果一。因多
果少理不应然。答果少因多理亦无失。世
现见有如是类故。因四果一于理无违。有
说造多。问若尔者一四大种所造色有多
极微。云何展转非俱有因。答非一果故非
俱有因。以俱有因法必同一果故。此不成
因同犹豫故。评曰如前说者好
问大种造色云何而住。为大种在下造色在
上。为大种在上造色在下。为大种造色相
杂而住。大种在外造色处中耶设尔何失。一
切有过。若大种在下造色在上。则诸造色
近大种者。可以大种为能造因。所造色中
有隔远者。如何可以大种为因。若大种在
上造色在下。则应造色为大种因。不应大
种为造色因。若大种造色相杂而住。大种在
外造色处中者。应断截时见诸孔隙犹如
断藕。有说在下为因所依法应尔故。问若
尔于逼近色可说能造。于隔远者云何造
耶。答不说一树所有大种。都在其下造诸
造色。但说一树分分皆有大种在下造色在
上。有作是说相杂而住。大种在外造色处
中。问若尔应断截时见诸孔隙犹如断藕。
答虽有孔隙而不可见。以诸大种非有
见故所见孔隙是造色故。问诸内外事其相
各别。内事别者。谓诸众生若百若千集会一
处威仪形相各各不同。外事别者。谓果石等。
或青或黄或赤或白。香味等相各各不同。如
是相别。为由业异。为由大种异。为由造
色异。答俱由三种。依异熟因故说由业异。
依生因依因。立因。持因养因故说由大种
异。依同类因故。说由造色异。问外事差别
由何业异。答若诸有情行诸妙行。感得外
事形相平直。色香味触皆悉美妙。若诸有情
行诸恶行。感得外事形相险曲。色香味触皆
悉麤弊。问诸果石等其相各别。青黄赤白形
貌等异。或有相似由何威力。答由三威力
然大种强。谓诸大种不平等者。便有种种显
形等异。若平等者则便相似
问诸有情类口所发声。当言何处大种所造。
有说。喉边大种所造。有说。心边大种所造。有
说。脐边大种所造。评曰。总说此声一切身支
大种所造。若别说者。轻小语声应言喉边大
种所造。叱吒哮吼号叫等声。应言遍身大种
所造。现见此等举身掉动故
问颇有色非四大种。亦非四大种所造耶。
答有。谓一二三大种。此虽是色而非四大种。
唯一二三故。亦非四大种所造以诸大种非
所造故。问何故大种非所造耶。答能造所
造性各别故。因果异故。能成所成性各别故。
如能成所成。如是能引所引。能生所生。能
作所作。能和合所和合。能转所转。能相所相。
当知亦尔。有说。大种若是所造。为三造一。
为四造一。若三造一。体用阙少云何能造。
若四造一。应地界等造地界等。则有自性
观自性过。然一切法他性为缘。能有所作
不顾自体。由此大种不名所造
诸四大种有十一种。谓眼处所依。乃至身处
所依。色处所依乃至法处所依。诸所造色亦
有十一种。谓眼处乃至身处。色处乃至法处。
问眼处所依大种。能造几所造色。乃至法处
所依大种。能造几所造色。答应作是说。眼
处所依大种唯造眼处。乃至法处所依大种
唯造法处。有作是说。眼处所依大种能造
三种。谓眼处身处触处。耳鼻舌处所依大种
亦尔。身处所依大种能造二种。谓身处触处。
色声香味法处。所依大种亦尔。触处所依大
种唯造触处。复有欲令一切大种皆能造
色声触。欲界大种皆造香味。彼说眼处所依
大种能造七种。谓眼处。身处。色声香味触
处。耳鼻舌处所依大种亦尔。身处所依大种
能造六种。谓身处色声香味触处法处所依
大种亦尔。色处所依大种能造五种。谓色处
声香味触处。声香味触处所依大种亦尔。有
余师说。眼处所依大种能造十一种。乃至法
处所依大种亦尔。评曰。此诸说中初说为善。
谓眼处所依大种唯造眼处。乃至法处所依
大种唯造法处
问云何异相大种能造同相造色。答观别义
故说亦无失。谓观别义故。说异相大种造
同相造色。观别义故。说同相大种造异相
造色。观别义故。说异相大种造异相造色。
观别义故。说同相大种造同相造色。观别
义故。说异相大种造同相造色者。谓坚湿
煖动相大种。造触相造色。有说。此造见相
造色等。观别义故说同相大种造异相造
色者。谓触相大种。造十一种造色。观别义
故。说异相大种造异相造色者。谓坚湿煖
动相大种。造十一种造色。观别义故。说同
相大种造同相造色者。谓触相大种造触相
造色。有说。此造见相造色等
问大种造色相别云何。尊者世友作如是说。
因是大种果是造色。能生是大种。所生是造
色。所依是大种。能依是造色。能相是大种所
相是造色。和合是大种。和合所生是造色。能
建立是大种。所建立是造色。大德说曰。坚湿
煖动相是大种。若色大种为因。而无大种相
是造色。有余师说。大种如天帝。造色如天
众。大种如自在。造色如眷属。大种如王。造
色如臣。大种如日月轮。造色如日光月明。
大种如树身。造色如枝等。大种如墙。造色
如影。大种如灯焰。造色如灯明。大种如藕。
造色如花。大种如镜。造色如像。是故尊者
时毘罗言
 根生从大种  如灯焰生明
 如藕生莲花  如镜生众像
阿毘达磨诸论师言。大种无见。造色有见无
见。大种有对。造色有对无对。大种有漏。造色
有漏无漏。大种无记。造色善不善无记。大种
欲色界系。造色欲色界系及不系。大种非学
非无学。造色学无学非学非无学。大种修断。
造色修断不断。大种苦集谛摄造色苦集道
谛摄。大种无异熟。造色有异熟无异熟。大种
不染造色染不染大种非业。造色业非业。诸
如是等大种造色。二相差别有无量门
触处实事有十一种。谓四大种。及七种造触
七种造。触者。谓滑涩轻重冷饥渴。滑谓细软。
涩谓麤强。轻谓不可称。重谓可称。冷谓此所
逼便起暖求。饥谓此所逼便起食欲。渴谓
此所逼便起饮欲。问何大种增故滑。乃至渴
耶。有作是说。不由大种偏增故滑。乃至
渴。但由大种性类差别。有生滑果。乃至有
生渴果。有余师言。水火增故滑。地风增故
涩。火风增故轻。地水增故。重故施设论作是
问言。何缘活时身轻调顺。死便身重不调
顺耶。答言活时火风未灭故身轻调顺。死后
身中火风已灭故。重不调顺。水风增故冷。风
增故饥。谓风增故击动食消引饥触生便发
食欲。火增故渴。谓火增故煎迫饮消。引渴触
生便发饮欲
问十一触中极多缘。几发生身识。有作是
说。一一别缘发生身识。以十一种相用增
故。有余师言。极多缘五发生身识。谓四大
种滑等随一。复有说者。总缘十一亦生身
识。问岂不五识唯取自相境耶。答自相有
二种。一事自相。二处自相。依事自相说缘
十一种触生于身识。依处自相说五识身
取自相境。是故无过。如是说者。缘十一事
亦生身识。如缘色处二十种事。亦生眼识
此亦应尔。故五识身通缘总别。而无五识
取共相过。多事自相一识能缘。然不明了
问缘五色根所依大种发身识不。有说。不
发。如五色根不可触故不发身识。所依大
种理亦应然。问若尔何故说为身识所识。答
依法性说身识所识。未来世中身识境故。
然无现在发身识义。有说。除身根所依大
种皆能发身识。以身根所依极邻近故不
能发身识。然他身识所缘境故。亦得名为
身识所识。问十一种触几在欲界。几在色
界。答二唯在欲界。谓饥与渴。九通欲色界。
问若色界中有重触者。以何义故。施设论
说。北俱卢洲衣重一两。四大王众天衣重半
两。三十三天衣重一铢。夜摩天中衣重半
铢。覩史多天衣重一铢中四分之一。乐变化
天衣重一铢中八分之一。他化自在天衣重
一铢中十六分之一。此上天衣皆不可称耶。
有说。色界衣虽不可称而余物可称。有说。
彼界一衣虽不可称多衣积集即可称。如
细缕轻毛积集便重。问若色界中有冷触者。
彼施设论何故复说。如人欲天所有冷暖。可
了知者上界俱无耶。答冷有二种。一能为
益。二能为损彼无能损。有能为益。又即彼
说所有冷暖上界俱无。岂以此言即说彼
界亦无暖触。若尔则彼大种应唯有三非
阙功用。而能造色故。色界中冷暖俱有。
问饥渴二触为是长养。为是等流。为是异
熟。健陀罗国西方师言。通长养等流。非异
熟生。以饮食能断故。阿毘达磨者不许异
熟色断已复续。有说。饥渴亦通异熟生。性
以饮食暂断非永断故。断有二种。谓永断
暂时断。永断不可续非暂时断。如地狱中
暂截身分。异熟生色断已续生。迦湿弥罗
国诸论师言。饱时彼亦不断饮食障故不
可觉知。饮食消已还可觉知。问若是异熟
者。为善业果。恶业果耶。答是二种果。是故
富者饥渴是善业果。贫者饥渴是恶业果
问饥渴何处大种所造。有说。腹边大种所造。
入胎经说。在母腹中。有时脐边彼有情类。
有业异熟微风初起。即彼处大种能造饥
渴。有余师说。遍身分中大种能造于饥渴。
时遍身扰恼故

说一切有部发智大毘婆沙论卷第一百二十七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