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妙音网首页大藏经阅读毘昙部二
回目录上一页下一页

业蕴第四中恶行纳息第一之二

三恶行。十不善业道。为三摄十。十摄三耶。
乃至广说。问何故作此论。答为欲分别契
经义故。如契经说。有三恶行十不善业道。
契经虽作是说而不广辩。广说如前。复有
说者。前已分别三种恶行。而未分别十不
善业道。今欲分别故作斯论
此中三恶行名略事广。十不善业道名广事
略。故三恶行摄十不善业道。非十不善业
道摄三恶行。以诸恶行摄业道已而更有
余。譬如大器覆于小器而更有余。是故三
摄十非十摄三。不摄者何。谓除业道所摄。
余身语意恶行。何者是余身语恶行。谓身语
业道加行后起。及施设论所说诸业。并一切
遮罪所摄业。何者是余意恶行。谓不善思
今当显示十不善业道。根本加行后起三种
差别。彼断生命三种者。谓若屠羊者。彼先
诣羊所。若买若牵若缚若打。乃至命未断。
尔时所有不善身语业。是断生命加行。若以
杀心正断他命。尔时所有不善身表。及此
刹那无表。是断生命根本。从是以后即于是
处。所有剥皮断截支肉。或卖或食。所起不
善身语表无表业。是断生命后起。不与取三
种者。谓初起盗心往彼彼处。图谋伺察攻
墙断结取他财宝。乃至举物未离本处。尔
时所有不善身语业。是不与取加行。若以盗
心正取他物举离本处。尔时所有不善身
表。及此刹那无表。是不与取根本。从是以后
或物主觉乃至相系相害。则以杀生加行
为偷盗后起。若主不觉分张受用。尔时所
起不善身语表无表业。是不与取后起。欲邪
行三种者。谓以欲火所烧逼故。若信若书
若饮食财宝以表爱相。彼或摩或触乃至未
和合前。所有不善身语业。是欲邪行加行。若
于尔时彼此和合所起不善身表。及此刹那
无表是欲邪行根本。此中有说。才和合时即
成业道。有说。畅热恼时方成业道。从是
以后即依此事所有不善身语表无表业。是
欲邪行后起。虚诳语三种者。谓以财利名誉
等故。对一有情。或大众会。矫为明证覆
想而说。乃至未发所摄受虚诳语言。尔时
所有不善身语业。是虚诳语加行。若正发所
摄受虚诳语言。尔时所有不善语表。及此刹
那无表。是虚诳语根本。从是以后即依此
事所起不善身语表无表业。是虚诳语后起。
离间语三种者。谓以财利名誉等故。种种方
便于他亲友破坏离间。乃至未发正破坏
言。尔时所有不善身语业。是离间语加行。若
以坏意正发坏言尔时所有不善语表及此
刹那无表。是离间语根本。从是以后即依此
事所起不善身语表无表业。是离间语后起。
此中有说。若离间语令他沮坏方成业道。
若尔者。破坏圣人应非业道。然离间语坏
圣者重。如是说者。但起坏心作离间语。若
坏不坏皆成业道。麤恶语三种者。谓彼本性
多瞋恚故。将出语时先现愤发。身掉色变
怒目叱吒。住彼人所乃至未发正毁辱言。
尔时所有不善身语业。是麤恶语加行。若至
其所发毁辱言。尔时所有不善语表。及此刹
那无表。是麤恶语根本。从是以后即依此事
所起不善身语表无表业。是麤恶语后起。此
中有说。令彼瞋恼方成业道。若尔者。骂离
欲者应非业道。然麤恶语骂离欲者重。如
是说者。但怀愤恚发麤恶言。若恼不恼悉
成业道。杂秽语三种者。谓以财利恭敬名誉
及戏乐故。乐作种种非义非时不应法语。或
俳优者。欲作愚者欢笑语时。指顾跳跃作
诸言笑。乃至未发彼根本语。尔时所有不
善身语业。是杂秽语加行。若正发起诸无义
说杂戏语时所有不善语表。及此刹那无表。
是杂秽语根本。从是以后即依此事所起
不善身语表无表业。是杂秽语后起。其余贪
欲瞋恚邪见意三业道起即根本。非有加行
后起差别。有说。亦有加行后起。谓不善思
此中根本七不善业道诸有表业。及此刹那
诸无表业。各具五义。一恶行。二犯戒。三不
律仪。四业。五业道。从是已后诸无表业。各
唯有四义。谓除业道。唯于思究竟时名
业道故
问由几不善业道俱生思究竟转。答于身业
自性三不善业道中。或时由一思究竟转。谓
身三业一一而起。或时由二思究竟转。谓如
有一盗他羊等。有是希望即于盗时亦断
其命。或自行欲邪行。遣使作杀盗随一。以
欲邪行唯自所究竟故。若有如是种类法
生。一刹那顷。由二不善业道俱生思究竟转。
或时由三思究竟转。谓如有一先遣二使
杀生偷盗。自行欲邪行。若有如是种种法
生。一刹那顷三皆究竟尔时三不善业道俱
生思究竟转。犹如群贼相期一处劫掠他时。
于刹那顷有牵彼车。有断彼命。有婬彼
妇。当知尔时彼诸盗者。有由三不善业道
俱生思究竟转。于语业自性四不善业道中。
或时由一思究竟转。谓语四业一一而起。有
说。一者唯杂秽语。或时由二思究竟转。谓
作虚诳语非时故有杂秽语。或作离间语
非时故有杂秽语。或作麤恶语非时故有
杂秽语。或时由三思究竟转。谓作虚诳语
离间语非时故有杂秽语。或作虚诳语麤恶
语非时故有杂秽语。或作离间语麤恶语
非时故有杂秽语。或时由四思究竟转。谓
作虚诳语离间语麤恶语非时故有杂秽语。
若总论之。或时由五思究竟转。或乃至由
八思究竟转。谓遣六使作六业道自行欲
邪行。若有如是种类法生。一刹那顷七皆究
竟。及意三业道随一现前。如是八种业道俱
生思究竟转。当知意三各别现起思究竟转。
无俱生义。无二心故。无遣他故。由此不
说或九或十俱生之义
问于何界中有几不善业道可得。答唯于
欲界一切具足可得。或不律仪所摄。或非
律仪非不律仪所摄。色无色界一切都不可

问于何趣中有几不善业道可得。答捺落
迦趣有后五非律仪非不律仪所摄。无断生
命者。由彼无能断他命故。如说于彼乃
至所有恶不善业。未尽灭吐定不命终。无
不与取者。由彼无有受财分故。无欲邪
行者。由彼无有摄受妻室故。无虚诳语及
离间语者。无摄受虚诳语事故。常无和合
故。有麤恶语者。苦受所逼故。有杂秽语者。
非时说故。贪欲瞋恚邪见具有。未离欲故。
傍生鬼趣皆具十种。非律仪非不律仪所摄。
人趣三洲具十不善业道。或不律仪所摄或
非律仪非不律仪所摄。北拘卢洲有后四非
律仪非不律仪所摄。无断生命者。定寿千岁
无中夭故。及性淳善定升进故。无不与取
者。彼无摄受自他分故。无欲邪行者。无摄
受妻室故。彼若欲作非梵行时。与彼女人
共诣树下。若所应者树枝低覆令彼和合。若
不覆者并愧而离。无虚诳语者。无有摄受
虚诳语事故。无离间语者。由彼有情恒和
好故。无麤恶语者。由彼常说软美言故。
有杂秽语者。由彼非时歌咏戏笑故。贪欲
瞋恚邪见具有未离欲故。欲界天中具十不
善业道。非律仪非不律仪所摄。问彼天为有
断命事不。答彼虽不自相害而害余趣。复
有说者。亦自相害故如是说。诸天手足随
断随生。斩首中截即便殒没。有不与取。乃
至杂秽语者。由彼亦有劫盗他物。侵他所
受。作矫妄言。说破坏语。愤恚骂辱非时歌
咏等故。贪欲瞋恚邪见具有。未离欲故
问若盗命过苾刍财物。于谁处得根本业
道耶。答若已作羯磨者。于羯磨众处得。若
未作羯磨者。普于一切善说法众处得
问若得伏藏物作盗想而自用者。彼于谁
处得根本业道。答于王处得。大地所有皆
属王故。复有说者。于其田宅所属处得。所
以者何。彼于此中被税利故。如是说者。
于王处得。大地所有王为主故。其田宅主
唯输地利非伏藏利。问若取两国中间伏
藏作盗想者。复于谁处得根本业道。答若
转轮王出现世时轮王处得。若无轮王都
无处得
问若盗如来窣堵波物。于谁处得根本业
道。有说。亦于国王处得。有说。于施主处
得。有说。于守护人处得。有说。于能护彼
天龙药叉非人处得。如是说者。于佛处得。
所以者何。如世尊言。阿难当知。若我住世
有于我所恭敬供养。及涅槃后乃至千岁。
于我驮都如芥子许恭敬供养。我说若住
平等之心。感异熟果平等平等。由此言故。
世尊灭度虽经千岁。一切世间恭敬供养佛
皆摄受
问若于受学禁戒女人所行不净行。谓苾
刍尼邬波斯迦勤修梵行。及炽然修外道苦
行。毁犯彼者。于谁处得根本业道。或有说
者。于彼各别所师处得。复有说者。于彼同
梵行处得。如是说者。于王处得。彼是国王
所防护故。问于寄客女人行不净行。彼于
谁处得根本业道。或有说者。于所寄主人
处得。如是说者。于王处得。彼是国王所防
护故
问于自货女行不净行。于谁处得根本业
道。答若与其价都无处得。若不与价于王
处得
问于未嫁女行不净行。于谁处得根本业
道。答若已许他于夫处得。若未许他于其
父母诸亲处得
问若有女人为其父母兄弟姊妹亲族等护。
有罚有碍是他妻妾他所摄受。乃至或有
赠一花鬘。若于彼所行不净行。于谁处
得根本业道。答于能摄护。乃至赠一花鬘
处得。如施设论说。赡部洲人形交成婬。东
毘提诃。西瞿陀尼。北拘卢洲。四大王众天。
三十三天亦尔。夜摩天相抱成婬。覩史多天
执手成婬。乐变化天欢笑成婬。他化自在
天相顾眄成婬
问地居所起婬事加行。即是空居根本业道。
空居业道有加行不。答皆有加行。谓夜摩
天即以执手。欢笑。顾眄。为加行覩史多天
即以欢笑。顾眄。为加行。乐变化天即以
顾眄为加行。问唯相顾眄成业道处有加
行不。答于彼亦有。先对一方为眄他女。
回顾余方未覩加行。见成根本。先坐一
宫为顾他女起趣余宫。未覩加行。见成
根本。问何缘地居形交成婬。空居不尔。答
此烦恼麤。彼烦恼细。此烦恼重。彼烦恼轻。此
烦恼勤。彼烦恼利。又彼诸天境界炽盛。境界
明净。境界胜妙。由如是境界所牵引故。才
触对时即令醉闷。是故于彼欲火易息。复
有说者。以上诸天近离欲道。是故于彼欲
火渐微。如是说者。一切婬事必二形交欲火
方息
问若尔。施设论说当云何通。答彼说时量迟
速差别。谓夜摩天如相抱时量欲火便息。乃
至他化自在天。如顾眄时量欲火便息。施设
论中但依时量故作是说
三妙行十善业道。为三摄十十摄三耶。乃
至广说。问何故作此论。答为欲分别契经
义故。如契经说。有三妙行十善业道。契经
虽作是说。而未广辩。广说如前。复有说
者。前已分别三种妙行。而未分别十善业
道。今欲分别故作斯论
此中三妙行名略事广。十善业道名广事略。
故三妙行摄十善业道。非十善业道摄三妙
行。说喻如前。不摄者何。谓除业道所摄身
语意妙行。所余身语意妙行。此中何等身语
妙行非业道摄。谓身语业道加行后起。及施
设论所说诸业。并离遮罪所摄诸业。何等意
妙行非业道摄。谓善思。今应显示十善业
道。根本加行后起三种差别。谓离十不善业
道根本。即十善业道根本。离不善业道加行
后起。即善业道加行后起。此复云何。犹如勤
策受具戒时。先整衣服入受戒场。顶礼
僧足求亲教师。受持衣鉢往问遮处。来至
众中。重问遮难。白一羯磨乃至第三羯磨未
竟。是名善业道加行。若至第三羯磨究竟。
尔时表业及此刹那无表。是名善业道根本。
从是以后为说四依四重等事。是名善业道
后起
此中根本七善业道。若表及此刹那无表。各
具七义。一尸罗。二妙行。三律仪。四别解脱。
五别解脱律仪。六业。七业道。从此已后诸
无表业各唯有五义。谓除别解脱及业道。
已得究竟解脱诸恶非最初故。亦唯于思
究竟时名业道故。问由几善业道俱生思
究竟转。答于受八戒及五戒时。若住五识
善心。由六善业道俱生思究竟转。若住意
识善心。由七善业道俱生思究竟转。若住
染污心。或无记心。由四善业道俱生思究竟
转。受十戒时亦尔。受具戒时若住五识善
心。由九善业道俱生思究竟转。若住意识
善心。由十或九善业道俱生思究竟转。若住
染污心。或无记心。或无心时。由七善业道
俱生思究竟转。受非律仪非不律仪时。身语
七善业道。随所要期多少不定。意三善业道。
或有。或无。或多。或少。生欲界者若起欲界
五识善心。由二善业道俱生思究竟转。若起
欲界意识善心。由三善业道俱生思究竟转。
若起色界善心。及彼地无漏正见俱生心。由
十善业道俱生思究竟转。若起彼地尽智无
生智俱生心。由九善业道俱生思究竟转。
若起无色界善心。及彼地无漏正见俱生心。
由三善业道俱生思究竟转。若起彼地尽智
无生智俱生心。由二善业道俱生思究竟转。
生初静虑者。若起三识善心。由二善业道
俱生思究竟转。若起自地意识不定善心。由
三善业道俱生思究竟转。若起自地意识有
漏定心。及自地无漏正见俱生心。由十善业
道俱生思究竟转。若起自地尽智无生智俱
生心。由九善业道俱生思究竟转。若起第
二第三第四静虑善心。及彼地无漏正见俱
生心。由十善业道俱生思究竟转。若起彼
地尽智无生智俱生心。由九善业道俱生思
究竟转。若起无色界善心。及彼地无漏正见
俱生心。由三善业道俱生思究竟转。若起
彼地尽智无生智俱生心。由二善业道俱
生思究竟转。如生初静虑。如是生第二静
虑。乃至生无色界皆应广说。差别者。除三
识身。生无色界亦除前七业道
问于何界何趣。有几善业道可得。答欲界
具十。或律仪。或非律仪非不律仪所摄。色
界亦具十。皆律仪所摄。无色界中成就有十。
现前唯三。于诸趣中。那落迦有后三。傍生。
鬼趣。具十。皆非律仪非不律仪所摄。人
趣三洲。及欲界天皆具有十。或律仪。或非
律仪非不律仪所摄。北拘卢洲唯有后三。
皆非律仪非不律仪所摄。色无色天如前已

三业十业道为三摄十。十摄三耶。乃至广
说。问何故作此论。答为欲分别契经义故。
如契经说。有三业十业道。契经虽作是说。
而未广辩。广说如前。复有说者。欲显业趣
最甚深最微细难见难觉故。所以者何。一切
如来所说经中。无有甚深如业经者。十二
转中无有甚深如业转者。佛十力中无有
甚深如业力者。于八蕴中无有甚深如业
蕴者。四不思议中无有甚深如业不思议
者。由是缘故世尊一时极善安住慇懃作
意。摄心思惟入闲静处。默然宴坐审谛观
察。摩揭陀国诸辅佐臣。为在何趣。为受
何生。为往何处。由此作意方能了知。彼诸
臣等。在如是趣。受如是生。往如是处。问
诸佛法尔才举心时。于一切法殊胜智见无
障碍转。为何义故极善安住慇懃作意。广
说乃至默然而坐。或有说者。为显业趣最
甚深故。最微细故。最难见故。最难觉故。复
有说者。为审观察摩揭陀国诸辅佐臣。种
种因性。种种果性。种种相续性。种种对治性。
及命终心。续生心等。由此观察如应悉知。
复次世尊为欲委知彼诸臣等生处差别。
故极作意复有说者。为待当来所化生
故。有所化生应闻说法作饶益事。于此众
中犹未集会。复有说者。为待辰那栗连
婆故。彼是先世频毘婆罗。于此众中犹未
集会。复有说者。欲令阿难生尊重意。慇
懃恭敬无倒受持思量观察。复有说者。为
欲除断诸邪慢人憍傲心故。谓有于法少
分知已。便生憍慢而不修学。为除彼意
显佛世尊不由加行。于一切法殊胜智见
无障碍转。尚于一切问记事中慇懃观察。况
于汝小智而当不学生憍慢耶。复有说
者。欲显成就正士法故。诸有正士法尔皆
应善思所思。善说所说。善作所作。复有说
者。世尊一时入闲静处默然宴坐。尊者阿难
请问斯事。世尊未答便入寂定。从定起已
乃为记别。由是因缘故作斯论。复有说者。
由三因缘所以作论。一为分别契经义故。
二为遮止他所说故。三为显了世间现见
所行事故。为分别契经义者。谓契经说业
有二种。一思业二思所起业。彼所说业今
欲广释。是名分别契经义。为遮止他所说
者。如胜论外道说五种业。谓取舍屈申行
为第五业。数论外道说九种业。谓取舍屈
申举下开闭行为第九业。或有外道说十
二处皆是业性。彼作是言。眼作何业。谓见
色。色作何业。谓眼所行。广说乃至。意作何
业。谓能知法。法作何业。谓意所行。欲止
如是邪宗所立。显示无倒诸业自性。又譬喻
者说。身语意业皆是一思。为遮彼意显除
思体。别有身语二业自性。又分别说部建
立贪欲瞋恚邪见是业自性。彼何故作是说。
依契经故。如契经说。故思所造身三种业。
已作已集是恶不善。能生众苦感苦异熟。
故思所造语四种业。意三种业。已作已集是
恶不善。能生众苦感苦异熟。意三业者。谓
贪恚邪见。由此经故说贪等三是业自性。为
遮彼意显贪欲等非业自性。故作斯论。问
若贪欲等非业性者。分别说部所引经云何
通。答是业资粮故说名业。如薄伽梵处处
经中说彼资粮名为彼法。如前广说乐资
粮等名为乐等。此中亦尔。于业资粮说名
为业。尊者法救作如是说。此中世尊唯
摄其业。就所依处显示业性。故作是说。
谓若依此阶梯殊胜思究竟转。则于此处
宣说业名。如是一切名为遮止他所说故。
为显了世间现见所行事者。谓诸世间于
其业果立业名想。如见彩画锦绣等物。说
言如是奇巧作业。此实非业但是业果。是
名显了世间现见所行事故。由此三缘故
作斯论
三业者。谓身业语业意业。问此三业云何建
立。为自性故。为所依故。为等起故。若自
性者应唯一业。所谓语业。语即业故。若所
依者。应一切业皆名身业。以三种业皆依
身故。若等起者。应一切业皆名意业。以三
皆是意等起故。答具由三缘建立三业。一
自性故建立语业。二所依故建立身业。三
等起故建立意业。复有说者。由三缘故建
立三业。一依自处故。二依他处故。三依相
应处故。依自处故建立语业。依他处故
建立身业。依相应处故建立意业。如是名
为三业自性
已说自性。所以今当说。问何故名业。业有
何义。答由三义故说名为业。一作用故。二
持法式故三分别果故。作用故者。谓即作
用说名为业。持法式者。谓能任持七众法
式。分别果者。谓能分别爱非爱果
问若尔者。彼俱有相应法亦能分别爱非爱
果悉名业耶。答此中唯说胜者名业。此
三种业于诸俱有相应法中最为胜故。譬
如世间于种种胜处得种种名。此亦如是。
如世间说乐师作乐。此中非无乐具乐器
及乐人等。但于其中乐师最胜故得其名。
又如书者非无种种纸墨笔等。及勤方便
和合成字。然随最胜人得其名。染者锻者
喻亦如是。今此亦然。虽有种种自性俱有。
及相应法一切皆能感异熟果。然于其中
能分别果业为最胜。是故偏说。复有说者。
由三义故说名为业。一有作用故。二有
行动故。三有造作故。有作用者。即是语
业。如是评论我当如是如是所作。有行
动者。即是身业虽实无动如往余方。有造
作者。即是意业造作前二。由此义故说名
为业。十业道者。谓身三业道。语四业道。意
三业道
问十善业道十不善业道岂不合说有二十
耶。何故此中但说有十。答不过十故。谓依
恶行所依止处。发起十种不善业道。即依此
处由远离故。即能发起十善业道。复有说
者。略说十种广说二十。如略广如是。无
差别差别。总别。遍不遍。无异有异。俱时次
第应知亦尔。复有说者。随利根者故说有
十。随钝根者故说二十。如利根钝根如
是。因力缘力内力外力。内如理作意所任持
力。外他言音多修习力。略开智力广辩智力。
应知亦尔。是名十业道自性
已说自性。所以今当说。问何故名业道。业
道有何义。答思名为业。思所游履究竟而
转名为业道。问若思名业。思所游履究竟
而转名业道者。余善不善一切无记。无不
皆为思所游履究竟而转。一切皆应说名
业道。有何殊胜不共因缘。唯说此十以为
业道。答此是世尊有余之说。大师观彼所
化有情心行愿乐简略而说。胁尊者曰唯
佛世尊究竟了达诸法性相。亦知势用。非
余所知。若法有业道相者。即便立之。无者
不立。尊者妙音亦作是说。大师知此十种
业道。有如是势用。如是强盛。如是亲近。能
与业思作所行路令究竟转。除此业道余
一切法无如是事。复有说者。由二因缘
建立业道。一世所诃毁。二世所称叹。即是
十种不善业道及善业道。问若世所诃毁名
业道者。是则恶心出佛身血。一切世间皆
共诃毁。何故不说以为业道。答若世所诃
毁。如来出世及不出世。一切时有者立为业
道。出佛身血有佛世有。无佛世无。故不立
业道。于称叹中远离出血所有问答应知
亦尔。复有说者。由三因缘建立业道。一
由依处。二由施设。三由分别爱非爱果。复
有说者。若由此故令内外物。有时衰损。有
时增盛。建立业道。当知此中所居为外。寿
等为内。云何由此外物衰损。谓断生命业
道增时。一切外物皆少光泽不久坚住。若不
与取业道增时。一切外物有灾有患。多遭
霜雹尘秽等障。若欲邪行业道增时。一切外
物多有怨竞。若虚诳语业道增时。一切外
物多诸臭秽。若离间语业道增时。一切外物
多不平正。丘陵坑坎嶮阻悬隔。若麤恶语业
道增时。一切外物麤弊鄙恶毒刺沙砾。设有
金银等宝少而无光不调难用。若杂秽语
业道增时。一切外物时候乖变。速疾磨灭多
不成实。若贪欲业道增时。一切外物多分
损减微细尟少。若瞋恚业道增时。一切外物
多分枯悴果实苦涩。若邪见业道增时。一切
外物多分零落。乏少花果或全无果。是名
由此令外物减云何复知由此业道故。令
寿量等内物减耶。谓若十不善业道具增长
时。此赡部洲有四衰损出现于世。谓寿量
衰损。有情衰损。资具衰损。善品衰损。寿量
衰损者。谓劫初时。此赡部洲人寿无量岁。至
劫末时人寿十岁。有情衰损者。谓劫初时。此
赡部洲广博严净。多诸淳善福德有情。城邑
次比人民充满。至劫末时唯余万人。资具
衰损者。谓劫初时。此赡部洲安隐丰乐。种
种地味帝竹稻米。为上妙食。至劫末时人
民饥馑唯稊稗等为上妙食。善品衰损者。
谓劫初时。此赡部洲十善业道增上圆满。于
劫减时十恶业道增上圆满。云何由此令诸
外物有时增耶。谓若离断生命业道增时。
一切外物悉多光泽长时坚住。离不与取业
道增时。一切外物不为灾患。霜雹等障之
所侵损。离欲邪行业道增时。一切外物无
诸怨竞。离虚诳语业道增时。一切外物皆
多香洁。离离间语业道增时。一切外物严
好易求。地平如掌广博严净。离麤恶语业
道增时。一切外物微妙丰饶。无有嶮涩毒刺
沙砾。金银等宝调柔光净多所堪任。离杂
秽语业道增时。一切外物时无乖变坚固成
实。无贪业道增时。外物充足圆满增盛。无
瞋业道增时。外物光泽果实甘美。正见业道
增时。外物丰饶花果繁实。是名由此令外
物增。云何复知由此业故。令寿量等内物
增耶。谓若十善业道具增长时。此赡部洲有
四增盛出现于世。谓寿量增盛。有情增盛。
资具增盛。善品增盛。寿量增盛者。谓劫末
时。此赡部洲人寿十岁。至劫增时寿八万
岁。有情增盛者。谓劫末时。此赡部洲唯余
万人。至劫增时广博严净。多诸淳善福德
有情。城邑次比人民充满。资具增盛者。谓劫
末时。此赡部洲。人民饥馑。以稊稗等为上
妙食。至劫增时安隐丰乐。种种地味帝竹
稻米。为上妙食。善品增盛者。谓劫末时。世
间十恶业道增盛。至劫增时。世间十善业道
增盛。复有说者。由三果故立十业道。一异
熟果。二等流果。三增上果。谓断生命。若习若
修若多修习。生那落迦傍生鬼趣。是异熟果。
从彼处没来生人中。多病短命。是等流果。
彼增上故所感外物皆少光泽。不久坚住。是
增上果。诸不与取。若习若修若多修习。生那
落迦傍生鬼趣。是异熟果。从彼处没来生
人中。财宝匮乏是等流果。彼增上故所感外
物有灾有患。多遭霜雹尘秽等障。是增上
果。诸欲邪行。若习若修若多修习。生那落迦
傍生鬼趣。是异熟果。从彼处没来生人中。
妻不贞良。是等流果。彼增上故所感外物
多有怨竞。是增上果。诸虚诳语。若习若修
若多修习。生那落迦傍生鬼趣。是异熟果。从
彼处没来生人中多遭诽谤。是等流果。彼
增上故所感外物多诸臭秽。是增上果。诸离
间语。若习若修若多修习。生那落迦傍生鬼
趣。是异熟果。从彼处没来生人中。亲友乖
离是等流果。彼增上故所感外物多不平正。
丘陵坑坎嶮阻悬隔。是增上果。诸麤恶语。若
习若修若多修习。生那落迦傍生鬼趣。是异
熟果。从彼处没来生人中。恒闻种种不如
意声。是等流果。彼增上故所感外物麤弊鄙
恶毒刺沙砾。虽有金等少而无光不调难
用。是增上果。诸杂秽语。若习若修若多修
习生那落迦傍生鬼趣。是异熟果。从彼处
没来生人中。言不威肃。是等流果。彼增上
故所感外物时候乖变。速疾磨灭多不成实。
是增上果。诸有贪欲。若习若修若多修习。生
那落迦傍生鬼趣。是异熟果。从彼处没来
生人中。贪欲猛利。是等流果。彼增上故所感
外物多分损减微细尟少。是增上果。诸有瞋
恚。若习若修若多修习。生那落迦傍生鬼
趣。是异熟果。从彼处没来生人中。瞋恚猛
利。是等流果。彼增上故所感外物多分枯悴
果实苦涩。是增上果。诸有邪见。若习若修
若多修习。生那落迦傍生鬼趣。是异熟果。从
彼处没来生人中。愚痴猛利。是等流果。彼
增上故所感外物多分零落乏少花果或全
无果。是增上果。离断生命。若习若修若多
修习。生人天趣。是异熟果。从彼处没来生
此间无病长寿。是等流果。彼增上故所感外
物皆多光泽长时坚住。是增上果。由此道理
其余白品九善业道。与上相违皆应广说。故
由三果立十业道
问何故不说思为业道。答思即是业。思所
行故名为业道。当知业道非即是思。是故
不说。如王所行说名王路。而王路非王。此
亦如是。思所行故说名业道。而业道非思。
王座等喻亦复如是。复有说者。若法与思
譬如三事和合而生。有作用转立为业道。
思不与思譬如三事和合而生。有作用转
故非业道。复有说者。若法与思俱时而生。
有作用转立为业道。思不与思俱时而生。
有作用转不立业道。复有说者。若法与思
同在现在。与思为路立为业道。思不与思
同在现在。与思为路不立业道。问若遣他
断生命。乃至作杂秽语。彼使或经多日。乃
作时遣他者思灭已久。云何得名与思同
在现在为路。令思究竟立业道耶。答就
可得义建立业道。谓若余法可得与思同
时为路故立业道。非一刹那二思可得现
在为路。是故不立思为业道。问思亦与思
同在现在。谓他相续思。何故不说。答依自
相续建立业道不依他立
已说三业十业道自性。今当显示杂无杂
相。三业十业道。为三摄十。十摄三耶。答
应作四句。有业非业道。谓业道所不摄
身语业及意业全。有业道非业。谓后三业
道。有业亦业道。谓前七业道。有非业非业
道。谓除前相。相谓所名。如前广说。谓色蕴
中除业取余色蕴。行蕴中除不善贪瞋邪
见及无贪无瞋正见并一切思。取余相应不
相应行蕴。及三蕴全并无为法。如是一切作
第四句故言谓除前相。问十业道中何故前
七建立业及业道。后三唯业道非业耶。答
如施设论说。诸断生命是业是作用。与能发
起断生命思。为因为道为迹为路。广说乃
至诸杂秽语是业是作用。与能发起杂秽语
思。为因为道为迹为路。所有不善贪恚邪
见。非业非作用。唯与即彼俱生品思。为
因为道为迹为路。离断生命是业是作用。
与能发起离断生命思。为因为道为迹为
路。广说乃至离杂秽语是业是作用。与能
发起离杂秽语思。为因为道为迹为路。所
有无贪无瞋正见。非业非作用。唯与即彼
俱生品思。为因为道为迹为路。由此证知
彼义应尔

说一切有部发智大毘婆沙论卷第一百一十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