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妙音网首页大藏经阅读毘昙部二
回目录上一页下一页

结蕴第二中十门纳息第四之六

复有二法。谓有对无对法。问何故作此论。
答为欲遮遣补特伽罗。及为显示智殊胜
故。为欲遮遣补特伽罗者。谓显唯有有
对无对法。毕竟无实补特伽罗。及为显示
智殊胜者。谓有聪慧殊胜智者。由此二法
通达一切。此二遍摄一切法故。复次为止
他宗显正理故。谓或有执。若与对俱说名
有对不与对俱说名无对。若作是说。五识
身等名为有对。所依所缘俱对碍故。或复有
执。若与瞋俱说名有对。不与瞋俱说名
无对。若作是说。瞋相应品心心所法说名有
对。为止彼意显有碍色说名有对。此所余
法说名无对。由此三缘故作斯论。问有对
法云何。答十处。谓五内色处。及五外色处。问
无对法云何。答二处。谓意处及法处。问有对
无对是何义耶。答诸极微积聚是有对义。非
极微积聚是无对义。复次诸可分析是有对
义。不可分析是无对义。复次诸可积集是
有对义。不可积集是无对义。复次诸有障
碍是有对义。若无障碍是无对义。复次诸
有形质是有对义。若无形质是无对义。复
次若能容受。及能障碍是有对义。若不能容
受及不能障碍是无对义。胁尊者言。若可
分析则可积集。若可积集则有障碍。若有
障碍则有形质。若有形质则能容受及能障
碍。若能容受及能障碍是有对义。与上相违
是无对义。尊者世友作如是说。有细分相
有障碍相是有对相。无细分相无障碍相
是无对相。大德说曰。若能容受及能障碍相
是有对相。若不能容受及不能障碍是无
对相。尊者妙音作如是说。若可施设极
微积聚性。显色长短性。随生音响性者。是有
对相。与此相违是无对相。此中极微积聚
性者。说八处显色。长短性者说色处。随生
音响性者说声处。尊者世友作如是说。极
微杂合积集住相是有对相。与此相违是无
对相。尊者觉天作如是说。能据处所展转相
碍是有对相。与此相违是无对相
应知有对总有三种。一障碍有对。二境界有
对。三所缘有对。障碍有对者。如以手击手
以手击石以石击石以石击手以杵击
锺。此等展转更相障碍。如是名为障碍有
对。境界有对者。如眼根等诸有境法各于
自境界有所拘碍。如是名为境界有对。所
缘有对者。如心心所有所缘法。各于自所
缘有所拘碍。如是名为所缘有对。如是三
种。有对法中。此中但说障碍有对。问障碍有
对十色处中。几处展转有相碍义。有作是
说。唯有触处有相碍义。余十一处无相碍
义非所触故。或有说者。唯有五处有相碍
义。谓内处中唯有身处。若外处中色香味触。
彼作是说。若以手击手即以五击五。若以
手击石即以五击四若以石击石即以四
击四。若以石击手即以四击五。若以杵击
锺亦以四击四。复有说者。唯有九处有相
碍义。十色处中唯除声处。若不尔者。有以
手等击眼处等时应不生苦。评曰。应作
是说。十种色处皆有碍义。若声处无碍者。此
应无积聚义。又不应名障碍有对。施设论
说。眼定对色色定对眼。广说乃至意定对
法法定对意。彼师但依境界有对。而造彼
论故作是说。或有眼于水有碍于陆无碍
如鱼等眼。或有眼于陆有碍于水无碍如
人等眼。或有眼于水于陆二俱有碍。如水
逻刹娑捕鱼人等眼。或有眼于水于陆二俱
无碍。谓除前相即被翳眼。或有眼于夜有
碍于昼无碍如鸺鶹等眼。或有眼于昼有
碍于夜无碍如人等眼。或有眼于昼于夜
二俱有碍如马鹿猫狸等眼。或有眼于昼
于夜二俱无碍。谓除前相即被翳眼。此中
有碍者谓境界有对
复有二法谓有漏无漏法。问何故作此论。
答为欲遮遣补特伽罗。及为显示智殊胜
故。为欲遮遣补特伽罗者。谓显唯有有漏
无漏法。毕竟无实补特伽罗。及为显示智
殊胜者。谓有聪慧殊胜智者。由此二法通
达一切。此二遍摄一切法故。复次为止他
宗显正理故。谓或有执。佛身无漏如大众
部。问彼何故作此执。答依契经故。如契经
说。苾刍当知。如来生在世间长在世间出
世间住。不为世法之所染污。彼作是说。既
言如来出世间住不为世法之所染污。由
此故知佛身无漏。为止彼意显佛生身唯
是有漏。若佛生身是无漏者便违契经。如契
经说。无明所覆爱结所缚。愚夫智者感有
识身。世尊亦是智者所摄身定应是无明爱
果。是故佛身定应有漏。又若佛身是无漏者。
无比女人不应于佛生身起爱。指鬘于佛
不应生瞋诸憍傲者不应生慢。坞卢频螺
迦叶波等不应生痴。于佛生身既有发起
贪瞋痴慢。故知佛身定非无漏。问若佛生身
是有漏者。云何通彼所引契经。答彼说法
身故不成证。谓彼经说。如来生在世间长
在世间者。说佛生身。出世间住不为世法
所染污者说佛法身。复次依佛不随世法
转义说彼契经故无有失。谓世八法随世
间转。世间亦随世八法转。虽世八法随
世间转。而佛不随世八法转。复次依佛
解脱世八法义。说彼契经。故无有失。问佛
亦曾遇此世八法。如何说佛解脱此耶。谓
一日中勇猛长者曾奉施佛三百千衣。诸如
是等名佛遇利。佛入娑罗婆罗门邑乞食
不得空鉢而还。诸如是等名佛遇衰。佛
于生时名誉上至他化自在。得菩提时名
誉上至色究竟天。转法轮时名誉上至大
梵王宫。诸如是等名佛遇誉。佛为战遮婆
罗门女孙陀利女恶心毁谤。恶名流布十六
大国。诸如是等名佛遇毁。佛为跋罗堕闍
梵志以五百颂现前讥骂诸如是等名佛
遇讥。即此梵志须臾回此五百颂言现前赞
佛。如是论力及坞波离以妙伽他现前赞
佛。尊者舍利子以众多颂现前赞佛无上
功德。尊者阿难陀以众多颂现前赞佛希有
妙法。诸如是等名佛遇称。佛有轻安及胜
受乐。一切有情所不能及名佛遇乐。佛有
头痛背痛腹痛。及有伤足出血等事名佛
遇苦。既有此事如何解脱。答虽遇此事而
不生染。故说世尊于此解脱。谓佛虽遇利
等四法。而心不生高欢喜爱。又佛虽遇衰
等四法。而心不生下戚忧恚。如妙高山据
金轮上。八方猛风不能倾动。世尊亦尔住
戒金轮。此世八法所不能动。是故名为于
此解脱。解脱此故说为不染。非谓生身亦
是无漏。然佛生身从漏生故说为有漏。能
生他漏故名有漏。是故为止他宗所说及
显己宗无颠倒理。并前二缘故作斯论。问有
漏法云何。答十处二处少分。谓意处法处少
分。问无漏法云何。答二处少分。谓即意处法
处少分。问有漏无漏其义云何。答若法能长
养诸有。摄益诸有。任持诸有。是有漏义。与
此相违是无漏义。复次若法能令诸有相续
生老病死流转不绝是有漏义。与此相违是
无漏义。复次若法是趣苦集行。及是趣诸有
世间生老病死行是有漏义与此相违是无
漏义。复次若法是有身见事。苦集谛摄是有
漏义。与此相违是无漏义。复次若法能令诸
漏增长是有漏义。若法能令诸漏损减是无
漏义。尊者世友作如是说。有漏相者从漏
生相是有漏相。能生漏相是有漏相。无漏相
者与此相违。大德说曰。若离此事诸漏不
有。应知此事是有漏相。若离此事诸漏得
有。应知此事是无漏相。尊者觉天作如是
说。若法是漏生长依处是有漏相。与此相违
是无漏相
复有二法。谓有为无为法。问何故作此论。
答为欲遮遣补特伽罗。及为显示智殊胜
故。为欲遮遣补特伽罗者。谓显唯有有
为无为法。毕竟无实补特伽罗故。及为显
示智殊胜者。谓有聪慧智殊胜者。由此二
法通达一切。此二遍摄一切法故。复次为
止他宗显正理故。谓或有执。有对法是有
为。无对法是无为。或复有执。有漏法是有
为。无漏法是无为。为止彼意显无对法及
无漏法俱通有为无为由此三缘故作斯
论。问有为法云何。答十一处一处少分。谓法
处少分。问无为法云何。答一处少分。谓法处
少分。问有为无为是何等义。答若法有生有
灭有因有果得有为相。是有为义。若法无
生无灭无因无果。得无为相。是无为义。复
次若法依属因缘和合作用是有为义。若法
不依属因缘和合作用是无为义。复次若法
为生所起。为老所衰。为无常所灭。是有为
义。与此相违是无为义。复次若法流转于
世。能取果。有作用分别所缘。是有为义。与
此相违是无为义。复次若法堕世堕蕴与
苦相续。前后变易有下中上是有为义。与
此相违是无为义。尊者世友作如是说。何
等有为相。谓堕世相堕蕴相是有为相。何
等无为相。谓不堕世相不堕蕴相是无为
相。大德说曰。若法由有情加行。而有聚散
是有为相。若法由有情加行。而无聚散是
无为相。尊者觉天作如是说。若法由因缘
作是有为相。若法不由因缘作是无为相。
尊者妙音作如是说。若法与有为相合是
有为相。若法不与有为相合是无为相
复有三法。谓过去未来现在法。问何故作
此论。答为止他宗显正理故。谓或有执。
世与行异。如譬喻者分别论师。彼作是说。
世体是常行体无常。行行世时如器中果。
从此器出转入彼器。亦如多人从此舍出
转入彼舍。诸行亦尔。从未来世入现在世。
从现在世入过去世。为止彼意显世与
行体无差别。谓世即行行即是世。故大种蕴
作如是说。世名何法。谓此增语所显诸行。
复有愚于三世自性。谓拨无过去未来。执
现在是无为法。为止彼意显过去未来体
相实有。及显现在是有为法。所以者何。若过
去未来非实有者。应无成就及不成就。如
第二头第三手第六蕴第十三处第十九界。
无有成就及不成就。过去未来法亦应尔。
既有成就及不成就。故知实有过去未来。
又应诘彼拨无过去未来体者。若有异熟
因在现在世时。彼所得果当言在何世。过
去耶未来耶现在耶。若言在过去应说有
过去。若言在未来应说有未来。若言在
现在应说异熟因果同时。如是便违伽他
所说
 作恶不即受  非如乳成酪
 犹灰覆火上  愚蹈久方烧
若言彼果不在三世彼应无果。以异熟果
非无为故。若无果者因亦应无。如第二头
第三手等。若有异熟果在现在世时。彼所
酬因当言在何世。过去耶未来耶现在耶。
若言在过去应说有过去。若言在未来
应说有未来。若言在现在应说异熟因
果同时。如是便违前所引颂。若言彼因不
在三世。彼应无因。以异熟因非无为故。
若无因者果亦应无。如第二头第三手等。
复次若过去未来非实有者。应无出家受
具戒义。如有颂言
 若执无过去  应无过去佛
 若无过去佛  无出家受具
复次若过去未来非实有者。应出家众皆
有正知而虚诳语。如有颂言
 若执无过去  而言岁少多
 彼应日日增  正知虚诳语
复次若过去未来非实有者。彼现在世应亦
是无。观过去未来施设现在故。若无三世
便无有为。若无有为亦无无为。观有为法
立无为故。若无有为无为应无一切法。若
无一切法应无解脱出离涅槃。如是便成
大邪见者。勿有斯过故知实有过去未来。
又现在世非无为法。因缘生故有作用故。
无为不尔。如是为遮他宗所说及显正理
故作斯论
问过去法云何。答五蕴十二处十八界各一
分。问未来法云何。答五蕴十二处十八界各
一分。问现在法云何。答五蕴十二处十八界
各一分。问如是三世以何为自性。答以一
切有为法为自性。如说自性。我物自体相
分本性应知亦尔。已说自性。所以今当说。
问何故名世。世是何义。答行义是世义。问诸
行无来无去。云何行义是世义。所以者何。
诸行若来不应有去来相合故。诸行若去不
应有来去相合故。复次诸行若来则来处
应空缺。诸行若去则去处应盈碍。是故尊者
世友说言。诸行无来亦无有去。刹那性故
住义亦无。诸行既无来去等相。如何立有
三世差别。答以作用故立三世别。即依此
理说有行义。谓有为法未有作用名未
来。正有作用名现在。作用已灭名过去。复
次色未变碍名未来。正有变碍名现在。变
碍已灭名过去。受未领纳名未来。正能领
纳名现在。领纳已灭名过去。想未取相名
未来。正能取相名现在。取相已灭名过去。
行未造作名未来。正有造作名现在。造作
已灭名过去。识未了别名未来。正能了别
名现在。了别已灭名过去。复次眼未见色
名未来。正能见色名现在。见色已灭名过
去。广说乃至意未了法名未来。正能了法
名现在。了法已灭名过去。问现在眼等若
彼同分无见等用应非现在。答彼虽无有
见等作用。而决定有取果作用。是未来法同
类因故诸有为法在现在时皆能为因取
等流果。此取果用遍现在法无杂乱故。依
之建立过去未来现在差别。复次诸有为法
三有为相。未已作用名未来。一已作用二正
作用名现在。三已作用名过去。复次诸有为
法未有四缘作用名未来。正有四缘作用
名现在。四缘作用已灭名过去。复次诸有为
法未有六因作用名未来。正有六因作用
名现在。六因作用已灭名过去。复次诸有为
法未取未与士用果名未来。正取正与
士用果名现在。取与士用果已灭名过
去。复次诸有为法未取未与等流果名未
来。正取或与等流果名现在。取或与等流
果已灭名过去。复次不善善有漏法。未取
未与异熟果名未来。正取未与异熟果名
现在。取异熟果已灭名过去。复次诸有为
法。未酬相应俱有因名未来。正酬相应俱
有因名现在。酬相应俱有因已灭名过去。
复次诸有为法。未已酬同类遍行因名未
来。已酬未灭名现在。已酬已灭名过去。复
次异熟无记法。未已酬异熟因名未来。已酬
未灭名现在。已酬已灭名过去。复次诸有
为法未已起灭名未来。已起未已灭名现
在。已起已灭名过去。复次诸有为法。未已起
坏名未来。已起未已坏名现在。已起已坏
名过去。复次诸有为法。未已起离名未来。
已起未已离名现在。已起已离名过去。如
起对灭坏离。生对灭坏离亦尔。然契经中
未来亦说已生等者。依彼种类故作是说。
如说有法已生已有已作。有为。有所作缘已
生。有尽法有费法有离法有灭法有坏法。欲
令不坏无有是处。此中已生者。唯说生所
生法。已有者。显有自性。已作者。显有过
患。有为者。显有造作。有所作者。显业有
果。缘已生者。显因缘合。有尽费离灭坏法
者。显定当有欲令不坏。无有是处者。显
不自在。复次诸有为法在二世前名过去。
在二世后名未来。在二世中名现在。复次
诸有为法。为三世因名过去。为二世因名
现在。为一世因名未来。复次诸有为法。是
三世果名未来。是二世果名现在。是一世果
名过去。复次诸有为法。观过去现在故施
设未来。不观未来故施设未来。无第四世
故观未来现在。故施设过去。不观过去故
施设过去。无第四世故。观过去未来。故施
设现在。不观现在故施设现在。无第四世
故。如是名为三世差别。依此建立诸行行
义。由此行义世义得成
问诸有为法未来生时。为已生而生。为未已
生而生。设尔何失。二俱有过。所以者何。若
已生而生者。云何诸行非转还耶。若未已生
而生者。云何诸行非本无而有耶。答应作
是说。有因缘故已生而生。谓一切法已有
自性本来各住自体相故。已有体故说名
已生。非从因缘已生自体。因缘和合起故
名生。有因缘故未已生而生。谓未来法
名未已生。有从因缘正得生故。问诸有为
法未来生时。为已有故而生。为未已有故而
生。设尔何失。二俱有过。所以者何。若已有
故而生者。自体已有复何用生。若未已有故
而生者。应一切法本无今有。说一切有应不
得成。答应作是说已有而生。问若尔。善
通后所设难。前所设难当云何通。答体虽
已有而无作用。今遇因缘而生作用。问作
用与体为一为异。答不可定说为一为
异。如有漏法一一体上有无常等众多义
相。不可定说为一为异。此亦如是。故不
应责。问为此法生即此法灭。为余法生余
法灭耶。设尔何失。二俱有过。所以者何。若
此法生即此法灭者。应未来生即未来灭。若
余法生余法灭者。应色等生余受等灭。答
应作是说。有因缘故说此法生即此法灭。
谓色蕴生即色蕴灭。乃至识蕴生即识蕴灭。
有因缘故说余法生余法灭。谓未来世生现
在世灭。问诸有为法未来生时。为世体生
为世中生。设尔何失。二俱有过。所以者何。
若世体生者。一法生时应未来世一切法生。
此既生已应无未来。此复已灭应无现在。
便坏三世一切有义若世中生者。云何诸行
非异世耶。答应作是说。有因缘故说世
体生。以一刹那行生时即是未来世生故。
有因缘故说世中生。未来世行有多刹那。
于中唯一刹那生故。问诸有为法未来生时
为自性生。为他性生。设尔何失。二俱有过。
所以者何。若自性生者。云何非本无自性
今有自性。本无实物今有实物。若他性生
者。云何不舍自性成无性相。答应作是说。
非自性生。亦非他性生。然于自性有如是
法生已而灭
问若法是色性。彼法是过去性耶。答应作四
句。有法是色性非过去性。谓未来现在色
性。有法是过去性非色性。谓过去四蕴性。
有法是色性亦过去性。谓过去色性。有法
非色性亦非过去性。谓未来现在四蕴性及
无为性。如以色性对过去性有四句。以
色性对未来现在性亦各有四句。如色蕴
对三世有三四句。受想行识蕴对三世亦
尔。如是便有十五四句。问若法是色性。彼
法是方处性耶。答若法是方处性彼定是色
性。有法是色性非方处性。谓过去未来色。
及现在极微无表色性。问若法是受性。彼法
非方处性耶。答若法是受性彼定非方处
性。有法非方处性而非是受性。谓想行识
蕴。及极微无表色无为性。如受蕴想乃至识
蕴应知亦尔
问若法是色。彼法有变碍耶。答若法有变
碍彼定是色。有法是色而无变碍。谓过去
未来色。及现在极微无表色。问若法是受。彼
法能领纳耶。答若法能领纳彼定是受。有法
是受非能领纳。谓过去未来受。问若法是想。
彼法能取像耶。答若法能取相彼定是想。有
法是想非能取相。谓过去未来想。问若法是
行。彼法能造作耶。答若法能造作彼定是行。
有法是行非能造作。谓过去未来行。问若法
是识彼法能了别耶。答若法能了别彼定是
识。有法是识非能了别。谓过去未来识。问
未来诸法有出无入。过去诸法有入无出。
如何未来不施设减。如何过去不施设增。
尊者世友作如是说。为已计数而言未来
不施设减。复言过去不施设增耶。既未
计数如何可言不可施设未来有减过
去有增。然过去未来法无边量故。不可
施设有增有减。如大海水无量无边。取百
千瓶不知其减。投百千瓶不知其增。复
作是说。未来诸法未已起未已灭故不施
设减。过去诸法已起已灭故不施设增。复
作是说。未来诸法未已起已坏故不施设
减。过去诸法已起已坏故不施设增。复作
是说。未来诸法未已起已离故不施设减。过
去诸法已起已离故不施设增。如起对灭
坏离。以生对灭坏离广说亦尔。大德说曰。
若有碍物流行世者。可言施设有减有
增。然有为法缘合故生生已即灭。如何施设
过去有增未来有减。胁尊者曰。过去未来法
无作用。如何施设有增有减
问过去未来为有积聚。如现在世墙壁等
物。为无积聚各离散耶。设尔何失。二俱有
过。所以者何。若有积聚如现在世墙壁等
者。云何施主造所舍物功不唐捐。云何去来
非有方所。云何壁等不皆是常。云何去来
非可现见。若无积聚各离散者。云何可说
有过去事。如契经说。过去有王名大善见。
都香茅城居善法殿。如是等事无量无边。
云何可说有未来事。如契经说。未来有佛
号慈氏尊。尔时有王名曰蠰佉。所都大城
名鸡覩末。如是等事无量无边。云何宿住
随念智观过去事。死生智观未来事。妙愿智
观过去未来事。未来诸法来集现在时。如
何聚物非本无今有。现在诸法散往过去
时。如何聚物非有已还无。有作是说。过去
未来亦有积聚。如现在世墙壁等物。问若
尔。善通后所设难前所设难当云何通。且
诸施主造所舍物。所设功力宁不唐捐。答
为现见故。谓未造时物虽已有而未现见。
施主造已方可现见。故不唐捐。云何去来非
有方所。答许有方所复有何过。云何壁等
不皆是常。答刹那无常与彼合故。云何去来
非可现见。答彼非现在五识境故非可现
见。要与现在五识为境方可现见评曰。过
去未来非有积聚如现在物但各离散。问
若尔善通前所设难。后所设难当云何通。
且云何说有过去事。答如曾现在说亦无
失。云何可说有未来事。答如当现在说亦
无失。云何宿住随念智等观察过去未来事
耶。答如曾所更如当所受。而观过去未来
世事。此有何过而不能通复有说者。如
呼诸字次第相续引生名句显所说义。虽
彼诸字不可积集。而能引生名句显义。如
是过去未来世法虽无积聚。而能生智。随
其所应知所知境复有说者。以现在事类
观去来。犹如农夫以现稼穑类知前后。未
来诸法来集现在时。如何聚物非本无今
有。现在诸法散往过去时。如何聚物非有
已还无。答三世诸法因性果性。随其所应次
第安立。体实恒有无增无减。但依作用说
有说无。诸积聚事。依实有物。假施设有。时
有时无。如是此宗许有无义有何过难。而
不能通分位。有无是所许故

说一切有部发智大毘婆沙论卷第七十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