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妙音网首页大藏经阅读毘昙部二
回目录上一页下一页

结蕴第二中不善纳息第一之二

有三不善根。谓贪不善根。瞋不善根。痴不善
根。问此三不善根以何为自性。答以十五
事为自性。谓贪瞋不善根各欲界五部为十
事。痴不善根欲界四部及见苦所断一分为
五事。谓欲界系见集灭道修所断痴全是不
善立不善根。见苦所断痴有十种。即五见疑
贪瞋慢俱不共无明以为第十。于中八种是
不善故立不善根。身边二见相应无明是无
记故非不善根。问根是因义身边二见相应
无明既是一切不善法因。何故不立不善根
耶答若法体是不善能为一切不善法因者
立不善根。身边二见相应无明虽是一切不
善法因。而体是无记故非不善根。由此三不
善根以十五事为自性。已说自性所以今
当说。问何故名不善根。不善根是何义。答
于诸不善法。能生能养能增能益能摄能持
能滋长义。是不善根义。尊者世友作如是
说。于诸不善法。为因为种子为转为随
转为等起为摄益义是不善根义。大德说
曰。于诸不善法。为本为能植为转为随转
能摄益义是不善根义。问若不善因义是不善
根义。前生不善五蕴与后生未生不善五蕴
为因。前生十不善业道与后生未生十不
善业道为因。前生不善三十四随眠与后生
未生不善三十四随眠为因。如是等不善法
皆应立不善根。何故但说三不善根。尊者
世友作如是说。此是世尊观所化者宜闻
法故有余略说。胁尊者言。佛知诸法性相
势用余不能知。若法应立不善根。者则便
立之故不应责。尊者妙音作如是说。大师
知此贪瞋痴三于诸不善为因势用偏重偏
近故立为根。复次不善法中。此三最胜名义
胜故偏立为根。复次不善法中。此三难断难
破难越故偏立根。复次不善法中。此三过重
过多过盛故偏立根。复次此三近障三种善
根。是三善根增上怨敌。是故偏立为不善根。
复次离欲染时此三极作留难障碍如守
狱卒。是故偏立为不善根。复次诸不善法此
为上首。犹如猛将在军前行由此势力诸
余不善皆得生长故偏立根。复次诸不善法。
此三为因为根为导为集为缘为等起为
能作为主为本故立为根。因者如种故根
者坚牢故导者能引故集者能生故缘者能助
故等起者能发生故能作者能长养故主者能
摄受故本者能为依故。复次以此三法具
五义故立不善根余法不尔。谓此三法通
五部遍六识。是随眠性能发麤恶身语业。
断善根时为强加行。通五部者。谓通见苦
乃至修所断。此简五见及疑。遍六识者谓眼
识乃至意识相应。此简慢是随眠性者。谓贪
不善根是欲贪随眠性。瞋不善根是瞋恚随
眠性痴不善根是无明随眠性。此简诸缠烦
恼垢等。能发麤恶身语业者。如契经说。贪
瞋痴生一切麤恶身语意业。断善根时为强
加行者。如施设论说。诸断善根云何而断。
以何行相断。谓如有一是极猛利贪瞋痴
类乃至广说。此二俱释不善根义。问增上邪
见能断善根。何故不立不善根耶。答断善
加行及正断时此三皆胜故立为根。邪见唯
于断善时胜非加行位故不立根。谓诸内
外染净事业。加行时难。究竟时易。如诸菩萨
见老病死逼恼世间。为救济故初发无上
正等觉心。由此心故三无数劫。修习百千
难行苦行无有留碍常不退转。初菩提心
甚为难得。非后尽智无生智时。所修未来三
界善法。是故邪见非不善根。复次断善根时
此三为转亦为随转故立为根。邪见非转
亦非随转故不立根。有作是说。断善根时
贪瞋但为转。痴亦为随转故立为根。邪见
但为随转非转究竟时易故不立根。复次
邪见所以能断善根。应知皆由贪瞋痴力。
是故但立贪等为根。谓不善根摧伏善法。
令无势力羸劣衰损。然后邪见能断善根。
复次先说具五义者立不善根。邪见不尔。谓
唯四部意识相应虽是随眠性。而不能发
麤恶身语业见所断心于身语业。非近因等
起刹那等起故。非断善时为强加行。是故
邪见非不善根。由前五义总简诸余不善
五蕴。谓不善色蕴五义皆无。不善受想识蕴。
及非随眠缠垢相应行蕴虽通五部遍六
识能发麤恶身语业。而阙余二义。不善不
相应行蕴虽通五部而阙后四义。诸随眠
中五见及疑。虽是随眠性而阙余四义。慢
虽通五部是随眠性能发麤恶身语业。而
阙余二义。十缠中惛沈掉举无惭无愧。虽通
五部遍六识能发麤恶身语业。而阙余二
义。睡眠虽通五部而阙余四义。忿覆恶作
嫉悭。虽亦能发麤恶身语业。而阙余四义。
谄诳憍害恨恼。是烦恼等流故名烦恼垢。
虽亦能发麤恶身语业。而阙余四义。故皆
不立为不善根。复次贪瞋痴三。是业增上根
本集故立不善根。如契经说。迦逻摩。当知
贪瞋痴三是业根本集。应知此经依增上说。
余非增上故不立根。复次贪瞋痴三尽故
业尽故立为根。如契经说。贪瞋痴尽故诸业
亦随尽。此经亦依增上义说。复次贪瞋痴三
展转相引。展转相助故立为根。如契经说。
贪能起瞋瞋能起贪无明助二。应知亦从
贪瞋而起。复次此于三受多随增故立不
善根。余法不尔。如说于乐受贪随增。于苦
受瞋随增。于不苦不乐受痴随增。问于一
一受一切随增。何故此中作如是说。答从
多分故作如是说。谓于乐受贪多随增。于
苦受瞋多随增。于不苦不乐受痴多随增。
复次贪依乐受而起。以乐受为根本。造多
恶行引多苦果。瞋依苦受而起。以苦受
为根本。造多恶行引多苦果。痴依不苦
不乐受而起。以不苦不乐为根本。造多恶
行引多苦果。故作是说。复次此三佛说是
违顺故立不善根。余法不尔。谓契经说。诸
有情类由违顺力多兴鬪诤。如诸天众与
阿素洛由违顺力数起鬪诤。亦如逻摩逻
伐拏等为私多等起诸鬪诤。因斯杀害无
量有情。当知皆是由违顺力。违者谓瞋贪
名为顺。问此中何故不说痴耶。答痴即在
此二分中摄。已说违顺则已说痴。若诸有
情不愚痴者。为天妙境尚不造恶。况为人
间及恶趣境。而兴鬪诤造诸恶业。因斯流
转受苦无穷。复次略现烦恼梯蹬门故。说
不善根唯有三种。谓诸烦恼三品所摄贪品
瞋品痴品为三。如契经说。佛告梵志。若诸
有情为二十一烦恼染心。虽自执有真实
净法得毕竟净。而堕恶趣受下贱身。大德
法救于彼经中。摄诸烦恼皆入三品。谓贪
瞋痴三品差别说一则说彼品一切。如说贪
品瞋品痴品。如是亲品怨品中品。有恩品有
怨品无二品。适意品不适意品非二品应知
亦尔。复次由三不善根起十恶业道堕十
恶处是故偏说。云何三不善根起十恶业道。
如契经说。杀生有三种。谓贪瞋痴生乃至邪
见应知亦尔。施设论亦说三不善根是十恶
业道生长因本。云何由彼堕十恶处。如契
经说。杀生业道若习若修若多所作。能令众
生当堕地狱傍生鬼界。广说乃至邪见亦尔。
施设论亦说杀生业道。若习若修若多所作。
最上品者堕无间地狱。次微劣者堕大炎热
地狱。次微劣者堕炎热地狱。次微劣者堕大
号叫地狱。次微劣者堕号叫地狱。次微劣者
堕众合地狱。次微劣者堕黑绳地狱。次微劣
者堕等活地狱。次微劣者堕傍生趣。最微劣
者堕饿鬼界。广说乃至邪见亦尔。复次若世
尊说为内垢者立不善根。余法不尔。如契
经说。内垢有三。谓贪瞋痴。如说内垢内怨
内嫌内贼亦尔。复次若世尊说有增减者立
不善根。余法不尔。如契经说。云何贪增瞋增
痴增。云何贪减瞋减痴减。于余烦恼不说
增减。是故不立为不善根。复次若说增上
退因缘者立不善根。余法不尔。如说苾刍
苾刍尼等。若自观见贪瞋痴增。应自了知
退诸善法。复次若佛说为烦恼障者立不
善根。余法不尔。如说云何名烦恼障。谓有
一类贪瞋痴三。数数现行增上猛利。复次若
世尊说彼为尘者立不善根。余法不尔。如
契经说。尘有三种谓贪瞋痴。如说为尘根
栽垢秽热恼毒箭火刺刀毒痈病亦尔。是故
立三不善根
问三不善根云何现起。答若心起贪瞋则不
起。若心起瞋贪则不起。此二心起决定有
痴。所以者何。贪瞋行相更互相违痴不尔
故。贪行相欢。瞋行相戚。无明行相俱不相
违。复次贪现起时令身增益摄持身故。瞋
现起时令身损减毁坏身故。痴于此二俱
不相违。复次贪起令身柔软调适。欣乐所
缘。若爱前境昼夜观之无厌足故。瞋起令
身麤涩刚强。憎背所缘。若憎前境乃至不欲
举眼看故。痴于二事俱不相违
三不善根皆通五部亦遍六识。所以者何
若不善根唯见所断。则修所断不善应无根
而生。若不善根唯修所断则见所断不善
应无根而生。故不善根定通五部。若不善根
唯在意地。则五识中不善应无根而生。若
不善根唯在五识。则意地不善应无根而
生。故不善根定遍六识。若贪俱起诸不善心
由二根故说名有根。谓贪及彼相应无明。
若瞋俱起诸不善心由二根故说名有根。谓
瞋及彼相应无明。余惑俱起诸不善心由一
根故说名有根。谓唯无明
问多处说根。谓有处说有身见为根。或有
处说世尊为根。或有处说欲为根。或有处
说不放逸为根。或有处说自性为根。此诸
根名义何差别。答说有身见为根者依诸
见趣。谓执我我所故六十二见趣生长。说
世尊为根者依所说法。谓唯佛能说杂染
清净系缚解脱流转还灭等诸妙法门。说欲
为根者依集善法。谓要有欲能集诸善。说
不放逸为根者依守善法。谓不放逸故能
守护诸善。诸放逸者虽有善法而复退坏。
说自性为根者依不舍自体。谓一切法
以自性为根不失自体。问若尔无为法亦
应名有根。答若依此义诸无为法说名
有根亦无有过。有说。有处说自性为根者
依同类因。谓同类因与后生未生自性类法
为同类因故。问苦法智忍及俱起法应名
无根。答此虽无同类因而为他同类因。诸
无为法则不如是。有作是说。苦法智忍及
俱起法虽无同类因。而有相应俱有因故
不名无根法。评曰应作是说。此中自体说
名自性。无处说因为自性故
有三漏。谓欲漏有漏无明漏问此三漏以何
为自性。答以百八事为自性。谓欲漏以欲
界四十一事为自性。则贪五瞋五慢五见十二
疑四缠十。有漏以色无色界五十二事为自
性。即贪十慢十见二十四疑八。无明漏以三
界十五事为自性。即欲色无色界各五部无
明由此三漏以百八事为自性。品类足说。
云何欲漏谓欲界除无明诸余结缚随眠随
烦恼缠是名欲漏。云何有漏谓色无色界除
无明诸余结缚随眠随烦恼缠是名有漏。云
何无明漏谓三界无知是名无明漏。彼言应
理若作是说缘三界无知是名无明漏。则
应不摄无漏缘无明。问身语恶行为是随
烦恼。非随烦恼耶。设尔何失。若是随烦恼
此中何故不说。若非随烦恼。识身足论当
云何通。如彼说身语恶行是不善非结非
缚非随眠是随烦恼非缠应弃应舍应断
应遍知能生后苦异熟。有作是说。身语恶
行是随烦恼。问若尔此中何故不说。答应说
而不说者当知此义有余。复次若法是随烦
恼亦是缠者此中说之。身语恶行虽是随烦
恼而非缠故此中不说。复有说者。身语恶
行非随烦恼。问识身足论当云何通。答识身
足论应作是说。身语恶行是不善非结非缚
非随眠非随烦恼非缠。乃至广说。而彼论
说是随眠烦恼者以身语恶行为随烦恼
所扰恼故亦名随烦恼。问若尔彼亦为结
所系乃至为缠所缠亦应名结乃至名缠。
答理亦应然而不说者应知彼是有余之
说。复次彼论为现异闻异说。由异说故义
则易解。复次彼论为现二门二略二阶二蹬
二炬二明二文二影。由斯门等二义俱通。
如彼自性非结等故名非结等。亦非随烦
恼自性故应名非随烦恼。如彼为随烦恼
所扰恼故名随烦恼。亦为结所系乃至缠
所缠故应名为结乃至名缠。彼但为现二
门等故。各彰一说二义俱通是故三漏以
百八事为其自性。已说自性所以今当说
问何故名漏。漏是何义。答留住义淹贮义
流派义禁持义魅惑义醉乱义是漏义。留
住义是漏义者。谁令有情留住欲界色无
色界。所谓诸漏。淹贮义是漏义者。如湿器中
淹贮种子便能生芽。如是有情烦恼器中
淹贮业种能生后有。流派义是漏义者如
泉出水乳房出乳。如是有情从六处门诸
漏流派。禁持义是漏义者。如人为他所禁
持故不能随意游适四方。如是有情为诸
烦恼所禁持故循环诸界诸趣诸生。不得
自在趣涅槃界。[魅-未+勿]惑义是漏义者。如人为
鬼之所[魅-未+勿]惑。不应说而说不应作而作不
应思而思。如是有情为诸烦恼所[魅-未+勿]惑故
起身语意三种恶行。醉乱义是漏义者。如人
多饮根茎枝叶花果等酒即便醉乱。不了应
作不应作事无惭无愧颠倒放逸。如是有情
饮烦恼酒不了应作不应作事无惭无愧
颠倒放逸。声论者说阿萨腊缚者。萨腊缚是
流义。阿是分齐义。如言天雨阿波吒梨。或
施财食阿旃荼罗阿言显此乃至彼义。如是
烦恼流转有情乃至有顶故名为漏
问若留住义是漏义者。诸业亦有留住功
能。如契经说。二因二缘留诸有情久住生
死。谓烦恼业。由烦恼业为种子故生死难
断难破难灭。有人八岁或十岁时断烦恼
尽得阿罗汉。但由业力仍住生死。或九十
岁有至百年。何故唯说烦恼为漏不说
业耶。答应说而不说者当知此义有余。复
次业不定故谓或有业留诸有情久住生死。
或复有业令诸有情对治生死烦恼。不尔
故独名漏复次业以烦恼为根本故。谓定
无有不断烦恼而舍诸业。是故唯说烦
恼为漏复次业由烦恼势力引故但说烦
恼是漏非业。有烦恼尽而寿住者亦由烦
恼余势力故。如以泥团掷壁虽干而不堕
者应知此是湿时余力。复次烦恼尽故而般
涅槃非由业尽故业非漏。诸阿罗汉业积
如山后蕴不续般涅槃故。问何故欲界诸烦
恼等除无明立欲漏。色无色界诸烦恼除
无明立有漏。三界无明立无明漏耶。答先
作是说留住义是漏义。欲界有情所以住
欲界者由彼期心于欲。喜乐于欲钦羡于
欲希望于欲思求于欲寻访于欲耽湎于
欲。是故欲界烦恼等除无明立欲漏。色无
色界有情所以住色无色界者。由彼期心
于有。喜乐于有钦羡于有希望于有思求
于有寻访于有耽湎于有。是故色无色界
烦恼除无明立有漏。三界有情所以期心
欲有。乃至耽湎欲有而住三界者皆由无
知之力。是故三界无明立无明漏。复次欲界
有情虽亦求有而多求欲。是故欲界烦恼等
除无明立欲漏。色无色界有情全不求欲
但求于有。有作是说。虽亦求欲而多求
有。是故色无色界烦恼除无明立有漏。三
界有情所以多求欲及有者由无知力。是
故三界无明立无明漏。复次若界有成有坏
是界所生烦恼等除无明立欲漏。若界有
成无坏是界所生烦恼除无明立有漏。三
静虑地虽亦有成有坏而第四静虑及无色
界有成无坏故从多说。若界有成有坏及
界有成无坏。有情住者由无知力。是故三
界无明立无明漏。有余但释立有漏因。谓
住于此有求彼有。若住于彼无求此有。
故彼烦恼除无明立有漏。譬喻论师但立
二漏。谓无明漏及有爱漏。二际缘起之根本
故。谓无明是前际缘起根本。有爱是后际缘
起根本。问彼云何释经三漏耶。答彼说有
爱有二种。谓有不善有无记。有有异熟
有无异熟。有感二果有感一果。有无惭
无愧相应。有无惭无愧不相应诸不善有异
熟感二果。无惭无愧相应者立欲漏。由此
爱故欲界余烦恼等除无明亦名欲漏。诸
无记无异熟感一果。无惭无愧不相应者立
有漏。由此爱故色无色界余烦恼除无明
亦名有漏。问何故由爱余烦恼等除无明
名欲漏及有漏耶。答以爱难断难破难越过
重过多过盛。能令界别地别部别。由爱势
力生诸烦恼。乃至广说爱之过患。是故由
爱余烦恼等得二漏名。问何故三界无明别
立无明漏耶。胁尊者曰。佛知诸法性相势用
无有错谬。若法堪任独立漏者便独立漏。
若不堪任独立漏者便共立漏故不应责。
复次前已说漏是留住义。无余烦恼留诸有
情久住生死如无明者。故独立漏。尊者妙
音作如是说。佛知无明留诸有情久住
生死。势力速疾尤重亲近过余烦恼。故独立
漏。复次因无明故于所知境有爱恚痴故
独立漏。复次由无明故令诸有情不知前
际不知后际不知前后际。不知内不知
外不知内外。不知业不知果不知业果。
不知善行不知恶行。不知因不知从因
生法。不知佛法僧宝。不知苦集灭道不知
善不善法。不知有罪无罪。不知应修不应
修。不知胜劣不知黑白。于总别缘起缘生
诸法及六触处。无实智见有黑闇痴。是故
独立无明为漏。复次无明难离有大过患
故独立漏。贪虽难离而无大过患。瞋虽有
大过患而非难离。慢等俱无故共立漏。复
次经说无明为诸恶首故独立漏。如说无
明为上首为前相故。生无量种恶不善法。
复于其中无惭无愧。复次无明自体尤重作
业尤重故独立漏。自体尤重者。谓与一切烦
恼相应亦有不共。作业尤重者。谓共一切烦
恼作业亦独作业。余烦恼等则不如是。复次
经说。无明为恶趣本故独立漏。如说
 诸此世他世  颠坠恶趣者
 皆无明为本  亦贪欲为因
复次经说。无明名为浪耆故独立漏。如契
经说。苾刍当知真实浪耆即无明是。谓有毒
虫名为浪耆自身既盲生子亦盲彼若螫他
亦令他盲。无明亦尔。自既盲暗令相应法
亦成盲暗。若在有情相续中起亦令盲暗。
复次无明在三界缘一界生愚。谓无色界
四蕴在九地缘一地生愚。谓非想非非想
处四蕴有九品缘一品生愚。谓非想非非
想处下下品四蕴故独立漏。问余他界地遍
行随眠应如无明各独立漏。答无明偏多
故独立漏。谓有九种他界地缘遍行无明。即
邪见等七种相应及二不共。邪见见取疑但
有二。戒取唯一故不应难。复次无明是诸
烦恼上首周普遍行故独立漏。上首者。谓无
明覆故于四圣谛不乐不忍昏迷不了。如
饥饿人先遇麤食饱餐噉已。于后虽得种
种肴馔而不甘乐。如是有情无明麤食久
蕴心中。后时虽遇四谛美食而不甘乐。由
不乐故便生犹豫。谓此是苦为非苦耶。乃
至是道为非道耶。如是无明引生犹豫一
切犹豫能引决定。若遇正说得正决定。便
知有苦乃至有道。若遇邪说得邪决定便
谓无苦乃至无道。如是犹豫引生邪见。彼
作是念。若无四谛决定有我及有我所。如
是邪见引生身见。复作是念。此我我所为
断为常。若见所执相似相续便谓为常即
是常见。若见所执变坏不续便谓为断即是
断见。如是身见引生边见。彼于三见随计
一种能得清净解脱出离即是戒取。如是
边见引生戒取。复作是念。如是三见既得
清净解脱出离便为最胜即是见取。如是
戒取引生见取。彼爱自见憎恚他见。于自他
见称量起慢。如是无明于引随眠最为上
首。由随眠故引起十缠。谓忿嫉缠是瞋等
流。覆缠有说是贪等流。有余师说。是痴等流
应作是说。是二等流。或贪名利覆藏自罪。
或由无知覆藏罪故。惛沈睡眠及无愧缠
是痴等流。掉举与悭及无惭缠是贪等流。恶
作缠是疑等流。随眠亦引六烦恼垢。谓害恨
垢是瞋等流。恼垢是见取等流。诳憍垢是贪
等流。谄垢是五见等流。如是无明复为上
首引生缠垢。周普者从无间狱乃至有顶
皆可得故。又异生位见位修位皆成就故。
又于诸法自相共相皆迷起故。遍行者非以
无明一刹那起。能缘五部为五部因五部
随增说名遍行。但由无明遍一切处同类
起故说名遍行。谓与遍行随眠俱起即名
遍行。与不遍行随眠俱起名不遍行。自界
他界自地他地有漏无漏缘有为无为缘亦如
是说。与诸烦恼俱起和合。如团中腻如麻
中油故名遍行。由此无明具上三义故独
立漏。如契经说。彼由非理作意起故。欲漏
有漏无明漏。未生者便生已生者倍复增广。
问有尔所烦恼生。还尔所烦恼灭。一刹那后
必不住故。云何而说三漏生已倍增广耶。
答依下中上渐增说故。谓下品生已为中品
缘。中品生已为上品缘。故作是说。复次依
等无间缘说倍复增广。谓下品烦恼生已。
与中品为等无间缘。中品烦恼生已。与上
品为等无间缘。故作是说。复次依同类遍
行因说倍复增广。谓下品烦恼生已与中品
为二因。中品烦恼生已与上品为二因。故
作是说。复次依取果与果说倍复增广。谓
下品烦恼生已能取能与中品果。中品烦恼
生已能取能与上品果。故作是说。尊者世友
作如是说。非烦恼多说倍增广。依彼生已
不复还堕未生位中。故作是说。复次依彼
生已不复还堕未来世中。故作是说。复次
依数数生故作是说。谓一烦恼生已复起非
理作意。不依对治便生第二。复生第三乃
至百千故作是说。复次依渐猛利故作是
说。谓下烦恼生已复起非理作意。不依对
治便生中品复生上品展转增盛。故作是
说。复次依随境转故作是说。谓随缘一色
等境界烦恼生已。由彼复起非理作意不
依对治更缘声等生诸烦恼。故作是说。
大德说曰。依一有中缠多行故说倍增广。谓
具缚者从无间狱乃至有顶烦恼皆等自地
烦恼无增减故。然有现行不现行者。若起
非理作意不依对治便数现行。若起如理
作意依对治者便不现行。故作是说
如契经说。漏有七种为害热恼。谓或有漏
是见所断乃至广说。问胜义漏有三种。谓欲
漏有漏无明漏。何故于此说七漏耶。答此
中漏具亦说漏声。如诸经中于彼彼具亦
说彼彼如前广说。胁尊者曰。佛说法已有
异所化来至会中。如来怜愍以别文句复
说七漏令彼得解。复次佛说三漏利根已
解。为钝根者复说七漏。如利钝根因力缘
力内力外力内思惟力外闻法力。开智说智
应知亦尔尊者望满作如是说。佛此中说
二胜义漏。谓见所断及修所断见所断漏以
自名说。修所断漏依对治说。彼对治有二
种。谓伏对治及断对治。于中前五依伏对
治。最后一种依断对治。故说七漏
如契经说。正知见彼得阿罗汉果时从欲
有无明漏心得解脱。问离欲界染时从欲
漏心得解脱。离有顶染时从有漏无明漏
心得解脱。佛何故说正知见彼得阿罗汉
果时从欲等三漏心得解脱。答此中于已
解脱亦说今解脱声。此即于近以远声说。
如说今者从何所来。又如余处已断说断
已入说入已受说受。此亦如是。复次依欲
有漏双究竟灭故作是说。复次依证三漏
一味断得故作是说。复次依集漏断故作
是说。复次依灭作证故作是说。如说得阿
罗汉果时九十八随眠灭作证。复次依得
无学治彼法智故作是说。复次依得无学
离彼系性故作是说。复次依相续断故作
是说。谓无始来数断欲漏二漏续起今断二
漏无复相续。复次依断彼缘故作是说。谓
无始来二漏与彼作三种缘。今断二漏彼
缘永断。复次依厌对治故作是说。谓彼证
得第四果时总厌三漏我无始来为彼诳惑
心不解脱。今得解脱深生厌离。问尔时五
蕴皆得解脱。何故但说心解脱耶。答心于
五蕴最胜故说。谓若说胜亦已说余如王
得脱眷属亦尔。复次以心为首总说五蕴
皆得解脱。复次以依心故名心所法。以心
大故名大地法故但说心。复次修他心智
无间道时但缘心故作如是说。心诸胜事
如余广说

说一切有部发智大毘婆沙论卷第四十七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