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妙音网首页大藏经阅读毘昙部二
回目录上一页下一页

杂蕴第一中无义纳息第七之四

云何难满乃至广说。问何故作此论。答为
欲分别契经义故。谓契经说有难满有难
养。契经虽作此说而不分别其义。经是此
论所依根本。彼不说者今应说之。故作斯
论。云何难满。答诸重食重噉多食多噉大食
大噉。非少能济是谓难满。诸重食等名虽
有异而体无别。皆为显示难满义故。云何
难养。答诸饕极饕餮极餮。耽极耽嗜极嗜。好
咀嚼。好尝啜。选择而食。选择而噉。非趣能
济是谓难养。饕极饕等名虽有异而体无
别。皆为显示难养义故。难满难养有何差
别。答即前所说是谓差别。问何故复作此论。
答欲令疑者得决定故。谓此二法展转相
似。见难满者世人共言此是难养。见难养
者世人共言此是难满。或有生疑此二是一。
为令彼疑得决定故。显此二种其义各别
故作斯论。谓即前说重食噉等非少能济是
难满饕极饕等。非趣能济是难养。复次多欲
是难满希多食故。不喜足是难养。选择而食
故。此中文略但依食说。应知衣等亦有二
义。有本无此差别问答。问何故此中不问
差别。答应问而不问者当知此义有余。复
次答不异前故不复问。非如多欲不喜足。
答异前故
云何易满乃至广说。问何故作此论。答为
欲分别契经义故。谓契经说有易满有
易养。契经虽作是说而不分别其义。经
是此论所依根本。彼不说者今应说之。复
次前说难满难养今欲说彼近对治法故
作斯论。云何易满。答诸不重食。不重噉。
不多食。不多噉。不大食。不大噉。少便能济是
谓易满。不重食等名虽有异而体无别。皆
为显示易满义故。云何易养。答诸不饕不
极饕。不餮不极餮。不耽不极耽。不嗜不极嗜。
不好咀嚼。不好尝啜。不选择而食。不选择
而噉。趣得便济是谓易养。诸不饕等名虽有
异而体无别。皆为显示易养义故。易满易
养有何差别。答即前所说是谓差别。问何故
复作此论。答欲令疑者得决定故。谓此二
法展转相似。见易满者世人共言此是易养。
见易养者世人共言此是易满。或有生疑
此二是一。为令彼疑得决定故。显此二种
其义各别故作斯论。谓即前说不重食等少
便能济是易满。诸不饕等趣得便济是易养。
复次少欲是易满。不希食故喜足。是易养。不
选择而食故。此中文略但依食说。应知衣等
亦有二义。有本无此差别问答。问何故此
中不问差别。答应问而不问者应知此义
有余。复次答不异前故不复问。非如少欲
喜足答异前故应知此中有少食者而名
难满。如食一团即得充济而食二团等。有
多食者而名易满。如食一斛方得充济。但
食尔所更不多食。昔有牝象名曰磨荼。
从外方载佛驮都来入迦湿弥罗国。乘斯
福力命终生此得丈夫身。出家修道成阿
罗汉。宿习力故日食一斛乃得充济。将般
涅槃集曾供觐苾刍尼曰。当为汝等说我
胜法。尼众诮言。尊既易满。诚有胜法。阿罗
汉曰。汝勿相轻吾实易满。苾刍尼言。日食
一斛如何易满。阿罗汉曰。汝等不知我此生
前曾为牝象载佛驮都来入此国。由斯善
业今得为人出家修道成阿罗汉。余习力
故日应食饭一斛五斗。恒自节量。但食一
斛如斯易满非我而谁。时苾刍尼顶礼悔
谢。又胜军王福德力故日能食饭饮甘蔗浆
各两大斛。此浆及饭因一茎蔗一枝稻生。然
自节量各食一斛。此等多食而名易满。有
选择食名为难养。如食麤食足得充济
而饕餮故选择食之。有选择食而名易养。
如食麤食不得支身。选择食之方可充
济。而于美食心不耽嗜。或有贪多而食少。
如乌鸱等。或有食多而贪少。如象马等。或
有贪食俱多。如猫犬等。或有贪食俱少。如
龟蟹等。难满难养俱是欲界。通于六识。贪不
善根。易满易养俱是三界系及不系。通于六
识。无贪善根。如契经说。有四圣种皆以喜
足为其自性。此四广如定蕴不还纳息中

  杂蕴第一中思纳息第八之一
云何思。云何虑。如是等章及解章义既领会
已。次应广释。问何故作此论。答为止他宗
显正义故。谓或有执思虑是心。如譬喻者
彼说思虑是心差别。无别有体。为遮彼执
显思与虑是心所法别有自体。或复有执。
思之与虑声虽有异而体无别。如声论者
彼说思虑音韵虽别而无异体。为遮彼执。
显此二种自体亦别故作斯论。云何思。答
谓思等思增思思性思类心行意业是谓思。
此本论师于异名义得善巧故。以种种名
显示思体。文虽有异而体无别。问此中思
者说何等思。有作是说。此说牵引众同分
思。有余师说。此说圆满众同分思。评曰。应
作是说。此中总说一切意业。若能牵引众
同分者。若能圆满众同分者。若有漏者。若无
漏者。若在意地。若在五识。皆说名思。一切
皆有造作相故。云何虑答诸虑等虑增虑称
量筹度观察是谓虑。此本论师于异名义得
善巧故。以种种名显示虑体。文虽有异而
体无别。问此中虑者说何等虑。有作是说。
此说通达四圣谛虑。谓见道等如实观察四
圣谛故。有余师说。此中正说修所成虑。谓
燸顶忍世第一法。或有说者。此中正说思所
成虑。谓不净观持息念等。乃至念住。复有说
者。此中正说闻所成虑。谓分别诸法自相共
相。安立诸法自相共相。除物体愚及所缘
愚。于诸法中不增不减。或复有说。此中正
说生所得虑。谓于三藏十二分教。受持转读
究竟流布。评曰。应作是说。此中总说一切般
若。若生所得。若闻所成。若思所成。若修所成。
若通达谛。若有漏者。若无漏者。若在意地
若在五识。皆说名虑。一切皆有观察相故
思虑何差别。问何故复作此论。答欲令
疑者得决定故。谓此二法展转相似。见多
思者世人共言。此人多虑。见多虑者世人
共言。此人多思。或有生疑此二是一。为令
彼疑得决定故。显此二种其体各别故作
斯论。思虑何差别。答思者业。虑者慧。是谓
差别。复次思是造作相。虑是观察相。复次能
分别爱非爱果令无杂乱是思相。能分别
诸法自相共相令无疑惑是虑相。问一切
不善善有漏法皆能感爱非爱异熟果。何故
但说思能分别爱非爱果非余法耶。答思
最胜故作如是说。谓思能感爱非爱果势
力最胜。是故偏说。如偈书染虽有余缘
以人胜故人得其名此亦如是。问分别诸
法自相共相余心心所亦有此能。何故说此
是慧非余。答慧最胜故作如是说。谓慧分
别诸法自相共相最胜。是故偏说。引喻如前
问何等慧能分别诸法自相。何等慧能分
别诸法共相耶。答分别一物相者。是分别
自相。分别多物相者。是分别共相。复次分
别一一蕴等者。是分别自相。分别二蕴三
蕴等者。是分别共相。复次闻思所成慧多
分别自相。修所成慧多分别共相。复次十六
行相所不摄慧多分别自相。十六行相所
摄慧唯分别共相。复次行谛时慧多分别
自相。现观时慧唯分别共相。复次别观诸
谛慧名分别自相。总观诸谛慧名分别共相。
问此二种慧如何应知。答如种种物近帝青
宝。自相不现皆同彼色。分别共相慧应知
亦尔。如种种物远帝青宝。青黄等色各别显
现。分别自相慧应知亦尔。复次如日出时
光明遍照众闇顿遣。分别共相慧应知亦尔。
如日出已渐照众物。墙壁窍隙山岩幽薮。皆
悉显现。分别自相慧应知亦尔。复次如人
持灯初入闇室顿破诸闇。分别共相慧应
知亦尔。如灯入已渐照瓶衣器箧诸物。分别
自相慧应知亦尔。复次如镜远照别相不
显。分别共相慧应知亦尔如镜近照别相明
了。分别自相慧应知亦尔。复次如人远观
山林等物。分别共相慧应知亦尔。如人近
观山林等物。分别自相慧应知亦尔。问此中
所说闻思修所成慧其相云何。有作是说。若
于三藏十二分教。受持转读究竟流布名。闻
所成慧。依此发生思所成慧。依此发生修
所成慧。此断烦恼证得涅槃。如依金矿生
金依金生金刚。此能摧坏山石等物。评曰。
应作是说。若于三藏十二分教。受持转读
究竟流布。是生得慧。依此发生闻所成慧。依
此发生思所成慧。依此发生修所成慧。此
断烦恼证得涅槃。如依种生芽。依芽生
茎。依茎转生枝叶花果。复次依闻生者名
闻所成慧。依思生者名思所成慧。依修生
者名修所成慧。复次闻所引者名闻所成慧。
思所引者名思所成慧。修所引者名修所成
慧。复次缘力起者。名闻所成慧。因力起者。
名思所成慧。俱力起者。名修所成慧。复次他
力起者。名闻所成慧。自力起者。名思所成
慧。俱力起者。名修所成慧。复次资粮力起者。
名闻所成慧。自性力起者。名思所成慧。俱
力起者。名修所成慧。复次外力起者。名闻
所成慧。内力起者。名思所成慧。俱力起者。名
修所成慧。复次教力起者。名闻所成慧。义力
起者。名思所成慧。定力起者。名修所成慧
问如是三慧有何差别。答闻所成慧。于一
切时依名了义。彼作是念。素怛缆。毘奈
耶。阿毘达磨所说有何义耶。亲教轨范同
梵行者所说有何义耶。诸余论等所说有
何义耶。随其所念皆能解了。思所成慧。
有时依名了义。有时不依名而了义。修
所成慧。于一切时不依名而了义。如有
三人入池洗浴。一未学浮。二学未善。三
学已善。未学浮者。于一切时攀岸草等
然后洗浴。闻所成慧应知亦尔。学未善者或
攀不攀而能洗浴。思所成慧应知亦尔。学
已善者于一切时无所攀附自在洗浴。修
所成慧应知亦尔。复次闻所成慧为三慧因。
思所成慧唯思慧因。非闻慧因彼是劣故。
非修慧因彼异界故。修所成慧唯修慧因
非闻慧因。彼是劣故非思慧因。彼亦劣故。
及异界故。复次闻所成慧唯闻慧果非余二
果彼是胜故。思所成慧是二慧果非修慧果。
彼是胜故。及异界故。修所成慧是二慧果非
思慧果。彼异界故。复次闻所成慧现在前时
唯修闻慧思所成慧现在前时唯修思慧。
修所成慧现在前时能修三慧。问何故二慧
现在前时唯修自类。修所成慧能修三种。
答闻思二慧不依定生。势力下劣现在前时
唯修自类。即习修故说名为修。不修未来
自类他类。修所成慧依定而生。势力增胜现
在前时能修自类及修他类。修自类者。现
在习修未来得修。修他类者唯未来修复
次闻思所成慧初刹那现在前时唯成就
现在。第二刹那已后现在前时成就过去现
在。后不起时唯成就过去。修所成慧未曾
得者。初刹那现在前时成就未来。现在第二
刹那以后成就三世。后不起时唯成就过
去未来。有余师说。闻思二慧串习胜者现在
前时。亦修未来自类善法。彼说成就非如
前说
如是三慧。界者。欲界有二。谓闻所成慧。思所
成慧。色界有二。谓闻所成慧。修所成慧。无色
界唯有修所成慧。问何故欲界无修所成
慧耶。答欲界是不定界。非修地。非离染地
若欲修时堕思中故。问何故色无色界无
思所成慧耶。答色无色界是定界。是修地。是
离染地。若欲思时堕修中故。问何故无色
界无闻所成慧耶。答彼无耳根听闻法故。
闻所成慧要因耳根听闻法已展转能引现
在前故。有作是说。欲界具有三慧。色无色
界如前说。欲界修所成慧者。如现观边世俗
智空空无愿无愿无相无相三摩地俱。及尽智
时所修欲界善根相应。然极少故诸处不说。
有余师说。欲色二界皆具三慧。无色界唯
有修所成慧。或有说者。欲色二界皆具三
慧。无色界有二种。谓思修所成慧。复有说
者。三界皆具有三慧。评曰。应知此中初说
为善。地者。闻所成慧在五地。谓欲界四静
虑。有说。在六地。谓前五及静虑中间。有说。
在七地。谓前六及未至地。思所成慧唯在
一地谓欲界。修所成慧有漏者在十七地。谓
四静虑四近分静虑中间四无色四近分。无
漏者在九地。谓四静虑未至中间下三无色。
所依者。闻所成慧依欲色界身。思所成慧依
欲界身。修所成慧依三界身。行相者。有作
是说。闻思所成慧非十六行相有漏故。修所
成慧十六行相。或余行相。评曰。应作是说。
三慧皆通十六行相及余行相。以十六行相
通有漏无漏故。问若三慧皆通十六行相及
余行相者。如是三慧有何差别。答如前已
说种种差别。然闻思所成慧自力故无未来
修。他力故有未来修。修所成慧自力故有未
来修。是谓差别。所缘者三慧皆缘一切法。
念住者。三慧皆通四念住。智者闻思所成慧。
唯世俗智。修所成慧通十智。根相应者。闻
修所成慧三根相应。谓乐喜舍。思所成慧二
根相应。谓喜及舍。三摩地俱者闻思所成慧。
非三摩地俱有漏故。修所成慧三三摩地俱
及不俱。过去未来现在者。此三慧皆堕三世。
缘三世及离世。善不善无记者。此三慧皆是
善。缘三种系不系者。闻所成慧欲色界系。
思所成慧唯欲界系。修所成慧色无色界系
及不系。三慧皆缘三界系及不系。学无学非
学非无学者。闻思所成慧唯非学非无学。修
所成慧通三种。三慧皆缘三种。见所断修所
断不断者。闻思所成慧唯修所断。修所成慧
通修所断及不断。三慧皆缘三种。缘名缘
义者。此三慧皆缘名义。缘自相续他相续
非相续者。此三慧皆缘三种。在意地在五
识身者。唯在意地。以五识中无加行善
故。加行得离染得生得者。此三慧皆通加行
得离染得。非生得。闻思所成慧离染得者。
离有顶染时得故。有说。三慧虽加行得而
亦可言生得。从上地没生下地时亦有得
故。有余师说。闻所成慧。在欲界者唯加行
得。在色界者可言是加行得。可言是生
得。可言是加行得者。谓在欲界加行修习
闻所成慧。观察诸法自相共相。极纯熟者从
欲界没生色界时乃可得故。可言是生得
者。虽在欲界加行修习闻所成慧。观察诸
法自相共相。若未生彼犹未能得。要生色
界方得彼故。思所成慧唯加行得。修所成
慧通三得。加行离染生时得故。问如是三慧
声闻独觉如来具几。答如来虽具三慧。然
是修所成慧所显。所以者何。自然觉悟具力
无畏及大悲等修功德故。独觉虽具三慧。而
是思所成慧所显。所以者何。彼虽自然觉悟。
而无力无畏等诸修功德。由多思虑而入道
故。声闻虽具三慧。而是闻所成慧所显。所
以者何。彼闻法音而入道故。复次如是三
慧皆可名为闻所成慧。如说。多闻能知法
等。皆可名为思所成慧。如此中说虑即是
慧虑。似思故亦名为思。皆可名修所成慧
如说。云何应修法。谓善有为法。又契经说。
有三种慧。一言说究竟慧。即是此中闻所成
慧。二思虑究竟慧。即是此中思所成慧。三出
离究竟慧。即是此中修所成慧。一切加行善
心心所皆入如是三慧品摄。云何寻乃至广
说。问何故作此论。答为止他宗显正义
故。谓或有执。寻伺即心。如譬喻者为遮彼
执显寻与伺是心所法。或复有执。寻伺是
假。为遮彼执显此二种是实有法。故作斯
论。云何寻。答诸心寻求辨了显示推度搆画
分别性分别类是谓寻。诸心寻求等名虽有
异而体无差别。皆为显了寻自性故。云何
伺。答诸心伺察随行随转随流随属是谓伺。
诸心伺察等名虽有异而体无差别。皆为
显了伺自性故。寻伺何差别。答心麤性名
寻。心细性名伺。是谓差别。问何故复作此
论。答欲令疑者得决定故。谓此二法展转
相似。见多寻者世人共言。此是多伺。见多
伺者世人共言。此是多寻。或有生疑此二
体一。欲令彼疑得决定故。显此二种自体
各别故作斯论。问此中所说心麤细性显何
义耶。有作是说。此则显心麤性细性若
作是说。寻伺应以心为自性。亦不相应一
物麤细不俱有故。有余师说。此显心麤时
有寻性。心细时有伺性。若作是说。应显寻
伺非一心俱。心麤细时刹那别故。评曰。应
作是说。此中显示即一心中麤性名寻。细
性名伺若作是说。显一心中有寻有伺。寻
令心麤伺令心细。问云何一心麤细二法互
不相违。答所作异故。寻性猛利。伺性迟钝。
共助一心故。虽麤细而不相违。问寻伺麤
细其相如何。答如针鸟翮和束捔。身生受利
钝。寻伺亦尔。又如酢水等分相和置于口
中。生识利钝。寻伺亦尔。又如盐糗等分相
和置于口中。生识利钝。寻伺亦尔。施设论
说。如叩锺铃铜铁器等。其声发运。前麤后
细。寻伺亦尔。法蕴论说。如天震雷人吹贝
等。初大后微。寻伺亦尔。又作是说。如鸟飞
空鼓翼翔翥。前麤后细寻伺亦尔。彼说皆显
寻伺不俱作用增时有前后故。有作是说。
如以熟酥置冷水上。日光照触由水日
故非释非凝。如是一心有寻有伺。二力任
持非麤非细。是故寻伺互得相应。寻令心
麤伺令心细此中略有三种分别。一自性
分别。谓寻伺。二随念分别。谓意识相应念。三
推度分别。谓意地不定。慧欲界五识身唯
有一种自性分别。虽亦有念而非随念分
别。不能忆念故。虽亦有慧而非推度分
别不能推度故。欲界意地具三分别初静
虑三识身唯有一种自性分别。虽有念慧
非二分别。义如前说。初静虑意地。若不定
者具三分别。若在定者有二分别。谓自性
及随念。虽亦有慧而非推度分别。若推度
时便出定故。第二第三第四静虑心。若不定
者有二分别。谓随念及推度。除自性彼无
寻伺故。若在定者唯有一种随念分别。无
色界心。若不定者有二分别。除自性。若在
定者唯有一种随念分别。诸无漏心随地
不定有。但有分别者。谓除推度有。唯有
一分别者。谓随念。无具三者无不定故。
云何掉举乃至广说。问何故作此论。答为
止他宗显正义故。谓或有执。掉举心乱无
有别体。为遮彼执欲显此二其体各别故
作斯论。云何掉举。答诸心不寂静。不止息
躁动掉举。心躁动性是谓掉举。不寂静等名
虽有异而体无差别。皆为显了掉举自性
故。云何心乱。答诸心散乱流荡不住非一境
性。是谓心乱。心散乱等名虽有异而体无
差别。皆为显了心乱自性故。掉举心乱有
何差别。答不寂静相名掉举。非一境相名
心乱。是谓差别。问何故复作此论。答为令
疑者得决定故。谓此二法展转相似。见掉
举者世人共言。此是心乱。见心乱者世人共
言。此是掉举。或有生疑此二是一。欲令此
疑得决定故。显此二种其体各别故作斯
论。不寂静相者。谓令心躁动障碍五支四支
定故。非一境相者。谓令心流荡于外色声
香味触故。问掉举心乱其相如何。答如人
坐牀一挽令起掉举亦尔。发动心故。一策
令行心乱亦尔。令心于境数移转故。又如
令水从泉眼出。掉举亦尔。令心躁动故。
令水出已流满诸池。心乱亦尔。令心流散
故。问心乱以何为自性。答以染污三摩地
为自性。有作是说。有别心所名为心乱。
非三摩地。评曰。应作是说。前说为善。即三
摩地烦恼相应。令心于境数数移转名心
乱故掉举心乱虽恒相应然约用增。应作
四句。有心名有掉举非有心乱。谓于一
境三摩地极躁动时。有心名有心乱非有
掉举。谓于多境三摩地不极躁动时。有心
名有掉举亦有心乱。谓于多境三摩地极
躁动时。有心不名有掉举亦非有心乱。
谓于一境三摩地不极躁动时。大德说曰。
若心名有心乱亦名有掉举。有心名有掉
举非有心乱。谓于一境三摩地极躁动时。
如行一路驰走不息
复次此中因说心所。应说大地等法。谓
大地法有十种。一受。二想。三思。四触。五
欲。六作意。七胜解。八念。九三摩地。十慧。
大烦恼地法亦有十种。一不信。二懈怠。三
放逸。四掉举。五无明。六忘念。七不正知。
八心乱。九非理作意。十邪胜解。此二种大
地法。名虽二十体唯十五。谓大地法中
受想思触欲。名五体亦五。大烦恼地法中
不信懈怠放逸掉举无明。亦名五体亦五。
所余十法名虽有十体唯有五。谓大烦恼
地法中忘念即大地法中念。不正知即彼慧。
心乱即彼三摩地。非理作意即彼作意。邪胜
解即彼胜解。然大地法通染污不染污。大烦
恼地法唯染污。念等五法顺善品胜。多建立
在诸善品中。或有生疑唯不染污故。复说
在烦恼地中。有说。此五顺染亦胜。是故重
说。惛沈顺定余不遍染。故不立在此地法
中。然于此中应作四句。有是大地法非
大烦恼地法。谓受想思触欲。有是大烦恼地
法非大地法。谓不信懈怠放逸掉举无明。有
是大地法亦大烦恼地法。谓忘念不正知心
乱非理作意邪胜解。有非大地法亦非大烦
恼地法。谓除前相。诸有欲令心乱非三摩
地者。彼说此二种大地法。名有二十体有
十六。所作四句与前有异。谓第一句有六
法。即前五种及三摩地。第二句亦有六法。谓
前五及心乱。第三句有四法。谓前五中除心
乱。第四句如前说。评曰。此中前说为善。小
烦恼地法有十种。一忿。二恨。三覆。四恼。五
谄。六诳。七憍。八悭。九嫉。十害。大善地法有
十种。一信。二精进。三惭。四愧。五无贪。六无
瞋。七轻安。八舍。九不放逸。十不害。大不善
地法有五种。一无明。二惛沈。三掉举。四无
惭。五无愧。大有覆无记地法有三种。一无
明。二惛沈。三掉举。大无覆无记地法有十
种。即前大地受等十法。问大地法等有何义
耶。答若法一切心中可得名大地法。谓若染
污不染污。若有漏无漏。若善不善无记。若三
界系不系。若学无学非学非无学。若见所断
修所断不断。若在意地。若五识身。一切心中
皆可得故名大地法。若法一切染污心中可
得。名大烦恼地法。谓若不善。若无记。若欲
界系。若色界系。若无色界系。若见所断。若修
所断。若在意地。若五识身。烦恼起时皆可
得故。名大烦恼地法。应知此中不信等五。
唯与一切染污心俱故。立大烦恼地法。忘
念等五如前已说。若法少分染污心中可得
名小烦恼地法。谓忿等七。唯不善谄诳憍。
或不善。或无记。又忿等七。唯欲界系。谄诳欲
界初静虑系。憍三界系。又此十种唯修所断。
唯在意地。若一起时必无第二互相违故。
名小烦恼地法。若法唯在一切善心中可得
名大善地法。谓若有漏。若无漏。若生得善。若
加行善。若三界系。若不系。若学若无学。若非
学非无学。若在意地。若五识身。一切善心皆
可得故。名大善地法。若法一切不善心中
可得。名大不善地法。谓若见苦所断。若见集
所断。若见灭所断。若见道所断。若修所断。若
在意地。若五识身。一切不善心中皆可得故。
名大不善地法。应知此中无惭无愧。唯在
一切不善心中可得故。名大不善地法。惛
沈掉举烦恼缠摄。通与一切不善心相应。又
障止观势用强故。复建立在不善地中。无
明一种随眠所摄。遍与一切不善心相应故。
复立在不善地中。所余随眠及随烦恼无如
是义。若法一切有覆无记心中可得名大有
覆无记地法。谓若欲界萨迦耶见边执见相
应心。若色无色界一切烦恼相应心。若在意
地。若五识身。一切有覆无记心中皆可得故。
名大有覆无记地法。应知此中无别心所。
唯是有覆无记性摄。唯有无明惛沈掉举
是烦恼缠。障止观胜。或是随眠遍在一切有
覆无记心中可得故。立有覆无记地中。若
法一切无覆无记心中可得。名大无覆无记
地法。谓若欲界系。若色界系。若无色界系。若
在意地。若五识身。若异熟生。若威仪路。若
工巧处。若通果心。皆可得故。名大无覆无
记地法。应知此中无别心所。唯是无覆无
记性摄。即受等十遍在一切无覆无记心中
可得故。立无覆无记地中

说一切有部发智大毘婆沙论卷第四十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