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妙音网首页大藏经阅读毘昙部二
回目录上一页下一页

杂蕴第一中无惭愧纳息第五之余

如契经说有五盖。为五盖摄诸盖。为诸盖
摄五盖乃至广说。问何故作此论。答欲令
疑者得决定故。如契经说有五盖。一贪欲
盖。二瞋恚盖。三惛沈睡眠盖。四掉举恶作盖。
五疑盖。或有生疑盖唯有五无明非盖。
欲令此疑得决定故。显五盖外别有第六。
谓无明盖。由此因缘故作此论。为五盖摄
诸盖。为诸盖摄五盖。合诸盖摄五盖。非
五盖摄诸盖不摄何等。谓无明盖诸盖多
故能摄五盖五盖少故不摄诸盖。如大器
能覆小器。小器不能覆大器。无明随眠虽
亦是盖。重故不说在五盖中。世尊别立为
第六盖。谓前五盖势力皆等。无明偏重是故
别说。为证此义复引契经。如世尊说
 无明盖所覆  爱结所系缚
 愚智俱感得  如是有识身
问无明是盖亦是结。爱是结亦是盖。何故此
中说无明唯是盖。说爱唯是结耶。答无明
亦应说是结爱。亦应说是盖。而不说者应
知此是有余之说。复次欲现种种文种种说
故。若以种种文种种说者。义则易解易可
受持余便烦乱。复次欲现二门乃至广说。
如无明说盖。爱亦应尔。如爱说结无明亦
应尔。为现二门乃至广说。是故无明但说
为盖。爱但名结。复次无明盖义多结义少故
但说为盖。爱结义多盖义少故但说为结。复
次无明盖义重结义轻故但说为盖。爱结义
重盖义轻故但说为结。复次覆义是盖义。诸
烦恼中。更无第二烦恼能覆有情慧眼如
无明者故说为盖。系义是结义。诸烦恼中。
更无第二烦恼系缚有情久处生死如贪
爱者故说为结。诸有情类为无明盖所盲
爱结所缚故。不能弃舍生死趣向涅槃。譬
如有人遭二怨贼。一缚其手足。二以土坌
眼。是人被缚眼无所见。不能逃避至安隐
处。有情亦尔。无明所覆贪爱所结。不能舍
离生死趣向涅槃。此中应说二怨贼喻。昔
有二贼。一名伊利一名舍奢。恒共游止。
若遇财主一缚手足一坌其目取财而去。
其人被缚目无所见。即于是处困苦至死。
有情亦然。无明贪爱所覆系故沈沦生死。
是故尊者妙音说曰。诸有情类无明所盲贪
爱所缚。久处生死增长恶法。是故无明偏
说为盖。爱偏名结其义善立。然无明盖势用
偏重一胜前五故佛不说在五盖中。五盖
势力皆齐等故。诸盖彼覆耶乃至广说。问何
故复作此论。答先依契经理趣但于五盖
外别立第六无明为盖。今欲依对法理
趣说一切烦恼无非是盖。以覆障义是盖
义故。一切烦恼皆能覆障圣道及圣道加行
善根。是故皆名为盖。由此因缘复作斯论。
诸盖彼覆耶。答应作四句。此中盖者依性
相说。贪欲等五。若过去若未来若现在无
不皆是所立五中盖性相故。皆名为盖。此
中覆者依作用说。一切烦恼在现在时有
覆作用故名为覆。过去未来无覆作用故不
名覆。由此二种互有宽狭故作四句。有盖
非覆。谓过去未来五盖。此有盖性相故
名为盖。而无覆作用故不名覆。以过去
者作用已息。未来者未有作用故。问过
去盖覆过去相续。未来盖覆未来相续。现
在盖覆现在相续。何故今说过去未来是盖
非覆。答若依诸法自性说者覆通三世。以
诸法自性通三世故。若依补特伽罗说者
覆唯现在。以补特伽罗唯现在故。谓唯于
现在蕴界处法立补特伽罗非于过未。彼
堕法数非有情故。今唯依彼补特伽罗建
立覆义故唯现在。又先已说覆依作用立
故不应为难。有覆非盖。谓除五盖诸余
烦恼现在前。此复云何。谓色无色界一切烦
恼。欲界见慢无明及五盖所不摄诸缠现在
前。是谓覆非盖。问何故唯说现在烦恼是
覆非余。答若说现在当知亦说过去未来
性相同故。然现在世有覆作用显故偏说。复
次现在烦恼于自相续覆障圣道及圣道加
行善根。过未不尔故说现在。复次现在烦恼
于自相续发起诸业。过未不尔故说现在。
复次现在烦恼于自相续取果与果。过未不
尔故说现在。复次现在烦恼于自相续能
为同类因遍行因异熟因取等流果异熟果。
过未不尔故说现在。复次现在烦恼于自
相续能为染污现可呵责令没淤泥堕
非理处。过未不尔故说现在。复次现在烦恼
于自相续作热恼事作损害事。过未不尔
故说现在。复次现在烦恼于自相续作自性
愚及所缘愚。过未不尔故说现在复次现在
烦恼于自相续愚于三世及离世法。过未
不尔故说现在。复次现在烦恼障碍所依所
缘行相令不解脱。过未不尔故说现在。由
如是等种种因缘。唯说现在烦恼名覆。有
盖亦覆。谓五盖随一现在前。谓贪欲盖现在
前时。觉位有三盖现在前。谓贪欲惛沈掉举。
睡位有四盖现在前。谓前三并睡眠。如贪欲
盖。瞋恚恶作疑盖亦尔。若惛沈盖现在前时。
觉位定有二盖现在谓。谓惛沈掉举。睡位
定有三盖现在前。谓前二并睡眠。如惛沈
盖掉举盖亦尔。若睡眠盖现在前时。定有三
盖现在前。谓睡眠惛沈掉举。如是五盖现在
前时。亦名为盖有盖性相故。亦名为覆有覆
作用故。有非盖非覆。谓除前相
此中所名以相声说。若法已立名已称说
者作前三句。未立名未称说者作第四句。
故言除前相。此复云何。谓行蕴中作四句。过
去未来五盖为初句除五盖。诸余现在烦
恼为第二句现在五盖为第三句。余相应不
相应行蕴及四蕴。全并三无为为第四句。
诸欲界系无明随眠彼一切不善耶。乃至广说。
问何故作此论。答前显无明亦是盖性。未
显不善今欲显之。复次为止他宗显正
义故。谓或有执一切烦恼皆是不善。如譬喻
者彼作是说。一切烦恼不巧便慧所摄持
故皆是不善。为遮彼执显诸烦恼有是不
善有是无记。问一切烦恼不巧便慧所摄
持故应皆不善。如何亦说有无记耶。答感
不爱果故名不善。非不巧便所摄持故。若
不尔者。无覆无记应有不善彼性中亦有
不巧便者故。或复有执欲界烦恼皆是不善。
色无色界一切烦恼皆是无记。为遮彼执
显欲界身见边见及彼相应无明亦是无记。
由是因缘故作斯论。诸欲界系无明随眠彼
一切不善耶。答诸不善无明随眠皆欲界系。
有欲界系无明随眠非不善。谓欲界系有身
见边执见相应无明。问何故欲界身见边见
及彼相应俱有等法非不善。耶。答若法体是
无惭无愧。或彼相应。或彼俱有。或彼所生者
是不善。身见等法与彼相违故非不善。所余
广释如后结蕴不善纳息。诸色无色界系无
明随眠彼一切无记耶。乃至广说。问何故复
作此论。答前显无明有是不善性。未显亦
无记今欲显之复作斯论。诸色无色界系
无明随眠彼一切无记耶。答诸色无色界系无
明随眠皆是无记。有无记无明随眠非色无
色界系。谓欲界系有身见边执见相应无明
问何故色无色界系烦恼。及彼相应俱有等
法非不善耶。答若法体是无惭无愧。或彼相
应。或彼俱有。或彼所生者。是不善。上二界系
烦恼等法与彼相违故非不善。所余广释如
后结蕴不善纳息。诸见苦集所断无明随眠彼
皆是遍行耶。乃至广说。问何故作此论。答前
说无明是不善或无记。而未说彼是遍行非
遍行。今欲说之故作斯论。诸见苦集所断
无明随眠彼皆是遍行耶。答诸是遍行无明
随眠皆见苦集所断。有见苦集所断无明随
眠非遍行。谓见苦集所断非遍行随眠相应
无明。即见苦集所断贪瞋慢随眠相应无明。
诸见灭道所断无明随眠彼皆非遍行耶。答
诸见灭道所断无明随眠皆非遍行。有非遍
行无明随眠非见灭道所断。谓见苦集所断
非遍行随眠相应无明。即见苦集所断贪瞋
慢随眠相应无明。此中遍行非遍行义。余处
广说故不显示
云何不共无明随眠乃至广说。问何故作此
论。答前说无明亦是盖性是不善或无记。是
遍行非遍行。未说无明是不共非不共。今
欲说之。复次前说烦恼相应无明。未说
烦恼不相应无明。今欲说之故作斯论。云
何不共无明随眠答诸无明于苦不了于集
灭道不了。此中不了者显不欲忍义。谓
由无明迷覆心故。于四圣谛不欲不忍故
名不了。非但不明。如贫贱人恶食在腹
虽遇好食不欲食之。异生亦尔。无明覆
心闻四圣谛不欲不忍。问若尔云何不名
邪见。答无行相转说名邪见。此唯不欲非
无行相故非邪见。复次谤毁实物名为邪
见。此唯不忍故非邪见。问此中所说不了名
言为显自性。为显行相。为显所缘。有作
是说。此显无明自性。问如是无明行相云
何。答无知黑闇愚痴是此无明行相。问如是
无明所缘云何。答即四圣谛。有余师说。此
显无明行相。谓此无明唯于四圣谛不了行
相转。问若尔品类足论所说当云何通。如说
云何不共无明随眠随增。谓无知黑闇愚痴。答
应知彼论是有余说。彼说无明行相不尽。
谓此更有不了行相。有说不了即是无知黑
闇愚痴无相违过。问如是无明自性云何。答
自体自相即此自性。如说诸法自性即是诸
法自相。同类性是共相。问如是无明所缘云
何。答即四圣谛。复有说者。此显无明所缘。
谓于苦不了者说缘苦谛。于集灭道不了
者说缘集灭道谛。自性行相皆如前说。评
曰。应作是说。如是无明于四圣谛。一向愚
钝一向闇昧。一向不明了。一向不决择。以为
自性。已说自性所以今当说。问如是无明
何故名不共。不共是何义。答如是无明自力
而起非余随眠相应起故名为不共。非如
贪等相应无明他力而起。有作是说如是
无明非余随眠相杂而起故名不共。有余
师说。如是无明与余随眠不同意乐故名
不共。或有说者。如是无明与余随眠所作
各别故名不共。复有说者。如是无明迷四
圣谛不与随眠相应而起故名不共。或复
有说。如是无明不与随眠相应。唯是异生
所起故名不共。有余复说。如是无明于起
烦恼最为上首故名不共。问不共无明为
但见所断。为通五部耶。设尔何失。若唯见
所断识身论说当云何通。如说彼是修所断
不共无明相应心。若通五部。此本论文何故
不说而但言于苦不了于集灭道不了耶。
答应作是说。如是无明唯见所断。问若尔
识身论说当云何通。答彼文应作是说。彼
是修所断随眠不相应无明相应心。不应说
言彼是修所断不共无明相应心。问说不
共无明相应心。说随眠不相应无明相应心。
义有何异。答修所断无明容有随眠不相
应者。而不名不共。所以者何。他力起故。
谓若无明自力而起。非余随眠相应起者名
为不共。修所断无明虽有不与随眠相应
起者。而非自力所起。是忿恨等力所起故
不名不共。有作是说。不共无明五部皆
有。问若尔此本论文何故不说。答此中但说
见道所断不共无明。以此无明迷四圣谛
不与随眠相应起故。修所断者虽非随眠
相应而起而不迷谛是故不说。复次此中
但说唯异生起不共无明。修所断者圣者亦
起是故不说。复次此中但说通缘有漏无漏
有为无为不共无明。修所断者但缘有漏有
为是故不说。复次此中但说自力而起不共
无明。修所断者他力所起是故不说。问此修
所断不共无明何心中有。答若欲界者。十小
烦恼地法等俱心中可得。初静虑者。谄诳憍
俱心中可得。第二静虑以上地者。唯憍相应
心中可得。问此中所说不共无明何位现起。
答若诸异生由胜解力发起正见。或起邪
见。心劳惓时数数间起。迷四圣谛不共无
明。谓缘四谛不欲不忍不了行相。问一切心
中皆有般若何缘今说不共无明于谛不
了。答慧为无明所覆蔽故不明不净。于四
圣谛亦不能了。复次此中但说不共无明
于谛不了。不说般若故不应责。问颇有
随眠不与随眠相应耶。答有。即前所说不
共无明及修所断忿等俱起无明随眠。问颇
有随眠不名有随眠耶。答有。即前所说不
共无明及修所断忿等俱起无明随眠缘彼随
眠已断尽者。问颇有随眠于诸随眠不随
增耶。答有。即前所说不共无明缘无漏者。
问颇有随眠非诸随眠所随增耶。答有。谓
诸随眠已离系者。问如有随眠不与随眠
相应而起。颇有随眠不与诸缠相应起耶。
答无。一切随眠皆与惛沈掉举俱故。问如
有随眠不与随眠相应而起。颇亦有缠而
不与缠相应起耶。答无。诸染污心皆与惛
沈掉举俱故问如有随眠不与随眠相应
而起颇亦有缠不与随眠相应起耶。答
无诸缠必与无明随眠相应起故
云何不共掉举缠。答无不共掉举缠。问何故
作此论。答为令疑者得决定故。谓无明与
掉举俱通三界五部六识。不善无记遍与
一切染污心俱。或有生疑如无明有不共
掉举亦尔。欲令此疑得决定故。显掉举缠
无不共者故作斯论。谓掉举缠必与无明随
眠俱故。亦与惛沈缠相应故不名不共。问
惛沈掉举皆与一切染污心俱。何故此中但
说掉举非惛沈耶。答是作论者意欲尔故。
乃至广说。复次亦应说惛沈而不说者应
知是有余说。复次惛沈掉举恒相应故。此中
说一则已说余。复次以掉举缠随顺放逸
多诸过失坚固猛利。惛沈不尔是故偏说。由
此契经于顺上分五结门中唯立掉举。品类
足论唯说掉举在十烦恼大地法中施设论
中唯说掉举在五法内。如说异生欲贪随眠
起时必起五法。一欲贪随眠。二欲贪随眠增
长生。三无明随眠。四无明随眠增长生。五掉
举。如是等处皆由掉举多过失故偏说非
余此中亦尔。复次以掉举缠数行猛利绕
乱四支五支静虑是故偏说。惛沈愚钝随顺
等持似定而转。惛沈现前便速入定过失轻
故此中不说。复次以掉举缠败坏善品令
于定境不能专注。惛沈不尔是故偏说。复
次以掉举缠绕乱心品于诸善法不欲勤
修。设欲勤修速还懈废。惛沈不尔是故偏
说。复次以彼惛沈似无明转。前已广说。无
明随眠则已说彼是故不说。复次以掉举缠
猛利坚固多诸过失。或有谓彼同于随眠
亦有不共。是故偏说无不共者

杂蕴第一中相纳息第六之一

色法生住老无常当言色耶非色耶。如是
等章及解章义既领会已。次应广释。问何故
作此论答为广分别契经义故。如契经说。
佛告苾刍。法有二种。一者有为。二者无为。
有为之起亦可了知。尽及住异亦可了知。无
为无起而可了知。无尽住异而可了知诸
师于此契经义趣。不如实知起种种执。谓
或有执。诸有为相非实有体。如譬喻者彼
作是说诸有为相是不相应行蕴所摄。不相
应行蕴无有实体。故诸有为相非实有体。
为遮彼执显有为相实有自体。或复有执。
诸有为相皆是无为。如分别论者彼作是
说。若有为相体是有为性羸劣故。则应不
能生法住法异法灭法。以有为相体是无
为性强盛故。便能生法乃至灭法。或复有
执。三相是有为。灭相是无为。如法密部彼
作是说。若无常相体是有为性羸劣故。不
能灭法。以是无为性强盛故便能灭法。为
遮彼执显有为相皆是有为。或复有执。相
与所相一切相似。如相似相续沙门。彼作是
说。色法生住老无常体还是色。乃至识法生
老住无常体还是识。为遮彼执显有为相。
唯不相应行蕴所摄。或复有执。色等五蕴。出
胎时名生。相续时名住。衰变时名异。命终
时名灭。如经部师为遮彼执显彼唯是众
同分相非有为相。有为相者诸有为法一一
刹那皆具四相。复次为令疑者得决定故。
如定蕴说。过去法得或过去或未来或现在。
未来现在法得亦尔。或有生疑。如得与法
有同世者有异世者。相与所相亦应如
是。为令彼疑得决定故。显相与法无异
世者。所以者何。得与所得不同一果。不定
俱行非俱有因故。或异世。相与所相是同
一果决定俱行。为俱有因故必同世。为遮
前说种种异宗。及为除疑故作斯论
色法生住老无常当言色耶非色耶。答应
言非色。此中色法谓十色处及法处少分。
彼有为相但是非色唯法处摄。此即所相能
相异类非色法。生住老无常当言非色耶
色耶。答应言非色。此中非色法。谓意处
及法处少分。彼有为相如前说。此即所相
能相同类有见法。生住老无常当言有见耶
无见耶答应言无见。此中有见法谓色处彼
有为相但是无见唯法处摄。此即所相能相
异类。无见法生住老无常。当言无见耶
有见耶。答应言无见此中无见法。谓十一
处除色处。彼有为相如前说。此即所相能
相同类。有对法生住老无常当言有对耶
无对耶。答应言无对。此中有对法谓十色
处。彼有为相但是无对。唯法处摄。此即所相
能相异类无对法生住老无常当言无对耶
有对耶。答应言无对。此中无对法谓意处法
处彼有为相如前说。此即所相能相同类。
有漏法生住老无常。当言有漏耶无漏耶。
答应言有漏。此中有漏法谓十色处及二处
少分。彼有为相但是有漏唯法处摄。此后诸
门所相能相皆是同类。无漏法生住老无常。
当言无漏耶有漏耶。答应言无漏此中无
漏法。谓意处法处少分。彼有为相但是无漏
唯法处摄。有为法生住老无常当言有为耶
无为耶。答应言有为。此中有为法谓十一处
及法处少分。彼有为相但是有为唯法处摄。
无为法生住老无常当言无为耶有为耶。答
应言无为法无生住老无常。此中无为法谓
法处少分是无为故无有为相。此前所说五
种二门所相能相有同有异此后所说五种
三门所相能相一切皆同。如应当知摄处多
少。及随所应遮前异执谓说所相能相世
同即遮经部异时四相。说色等相非色等
摄即遮相似相续沙门。说色等相还色等
摄。说生等相皆是有为。即遮法密分别论
者说生等相是无为法。十门分别生等诸相
一切皆遮譬喻者说生等诸相体非实有。非
实有法如瓶衣等不应如是广分别故
云何老乃至广说。问何故作此论答前已依
贤圣道理显有为相。今欲依世俗道理显
有为相前已依贤圣言说显有为相今欲
依世俗言说显有为相。前已依胜义谛显
有为相。今欲依世俗谛显有为相。复次前
已显细有为相。今欲显麤有为相前已显
觉慧现见有为相。今欲显色根现见有为相。
前已显刹那有为相。今欲显相续有为相。
前已显连缚有为相。今欲显分位有为相。
故作斯论。问此中何故不问生耶。答是作
论者意欲尔故。乃至广说。复次亦应问而不
问者应知此中是有余说。复次若令诸法损
灭散坏此中说之。生令诸法增长炽盛是
故不说。复次若令诸法衰退离散此中说
之。生令诸法增盛和合是故不说。云何老。
答诸行向背熟变相是谓老。契经中说发希
发白皮缓皮皱色衰力损身曲背偻喘息短
急气势萎羸行步迟微扶杖进止体多黶黑。
犹如彩画诸根昧熟支分变坏举身战掉动
转呻吟诸行朽败是名为老。阿毘达磨或
说蕴熟。或如此中所说老相。诸行向者。趣
向死门诸行背者。弃背少壮。诸行熟者。诸
根昧熟诸行变者。身力衰变。尊者世友作
如是说诸行损败故名为老。如故衣等。诸
行朽坏故名为老。如破车等。诸行羸弱故名
为老。如朽舍等。诸行衰萃故名为老。如
萎花等。诸行慢缓故名为老。如乐器等。大
德说曰。已生诸行损盛引衰故名为老。云何
死答彼彼有情从彼彼有情众同分移转坏
没舍寿煖命根灭弃诸蕴身殒丧是谓死。契
经说死与此相同。文句虽多而义无别同显
死故。云何无常。答诸行散坏破没亡退是谓
无常。此中文句虽有多种义亦无别。皆共
显了无常义故。问云何无常散坏诸行。答非
如散坏谷豆等物。但令诸行无复作用故
名散坏。谓一刹那作所作已。第二刹那不复
能作死无常何差别。答诸死是无常。有无常
非死谓除死余行灭。问何故复作此论。答
世说无常与死无异。欲显差别故作斯
论谓死唯内。唯有情数。唯有根心。无常通
内外有情无情数有根无根有心无心。是谓
差别。问云何死亦无常。云何无常非死耶。答
最后命根灭名死亦无常。余时命根灭名无
常非死。复次最后诸蕴灭名死亦无常。余时
诸蕴灭名无常非死。复次内诸蕴灭名死亦
无常。外诸蕴灭名无常非死。如内外有情
数无情数。有根无根。有心无心。应知亦尔
业力强耶无常力强耶。答业力强非无常
力。此中圣道以业声说。无常者谓灭相。佛
于圣道或说为受或说为想或说为思或
说为意或说为灯或说为信精进念定慧。或
说为船筏山石水花。或说为慈悲喜舍。如
是一一别释如经。此中圣道说名为业。故
业力强非无常力。有作是说。无常力强
非业力。所以者何。此业亦无常故。如人能
杀千人敌者是人名为胜千人敌。此亦如
是。故无常力强非业力。于此义中业力强
非无常力。所以者何。业能灭三世行。无常
唯灭现在行故。谓圣道力灭三世行断彼
诸行得择灭故。无常唯能灭现在行令彼
不复有作用故。复次圣道业力能灭可生
不可生行令得择灭。亦令诸行在未来世
毕竟不生得非择灭。无常唯能灭可生行
非不生者故业力强。有作是说。此中业者
能引五趣众同分业。无常者谓灭相故。业力
强非无常力。有说无常力强非业力。所以
者何。此业亦无常故。于此义中业力强非
无常力。所以者何。业力能引五趣众同分。无
常唯能灭现在行故。有余师说。此中业者
谓能和合。无常力者谓能别离故。业力强非
无常力。有说无常力强非业力。所以者何。
此业亦无常故。于此义中业力强非无常
力。所以者何。和合事难别离易故。如作器
难坏器则易。此亦如是故业力强。复有说
者。此中业力谓一切种身语意业。无常力者
谓无常相故。业力强非无常力。有说无常力
强非业力。所以者何。此业亦无常故。于此
义中业力强非无常力。所以者何。业力能
感一切果法。无常唯能灭起法故

说一切有部发智大毘婆沙论卷第三十八


Top